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师姐狡于狐 第76章

作者:凤崎舞 标签: GL百合

“是我让瑾萱带兰儿给老祖宗看看。”华音没藏着掖着,笑道,“师叔祖虽然恼我,但若我当真不得他点头便收徒弟,恐怕真的会来清理门户了。”

.

林思沁虽然奇怪华音为何会与马屁施的堂姐走这么近,但这时候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

众人只管吃吃喝喝,宾主尽欢。

林思沁对酒菜没什么兴趣——又不是华音做的。

她看起来心不在焉,无聊的夹菜,但眼神特别敏锐。华音端酒杯的时候,没有拿到酒杯,差点碰到旁边装酱料的碟子,虽然在碰到前就收回来了,立刻调整了角度。

可在林思沁的视觉中,基本上就是慢动作。

林思沁不动声色,只是看在眼里。

.

送走雷彻和施瑾萱,华音又去接见来参加明日宴会的宾客。

今日是私人小宴,明日是大宴。

华府以华知府的名义招待红枫山一战前前后后出过力的所有江湖朋友、军中将领。

临走时一个个怀里都揣上了打着华音私印的木盒,盒子沉甸甸的,不是金银就是珠宝,都是施瑾萱从南边带过来的。

.

林思沁心想,白天的雷彻,从前倒是听说过,是东北专研军械与暗器的家族,蓝潇潇也是小有名气的江湖独行侠,却不知怎么都和华音相识多年,且交情不浅。

在无忧山时华音每年都会消失一阵子,有时半个月,有时候一两个月,算起来每年消失的时候至少有一半。

可见这些人脉都是这样积累而来。

还有施瑾萱……

自己一向讨厌施永川,华音怎还和施家人搅在一块儿?还收施瑾萱的女儿为开山大弟子?

林思沁这一年多在江湖上历练,比三年前圆滑许多,在饭桌是不会驳了华音的面子,自然说孩子好——真不喜欢,她有一百种法子把拜师的事情搅黄了。

.

当晚,趁着华音和南来北往的江湖朋友叙旧,林思沁独自找到了施瑾萱。

施瑾萱像是早有所料,竟在房中沏了茶,已等候多时。

“林姑娘来的正好,来尝尝今年的秋茶。我在山间得的一株野茶,与寻常茶叶很是不同。”

林思沁施施然的坐下,挑眉道:“我一向爱酒。”

施瑾萱笑道:“好酒我自然有,只是阿音特意叮嘱了,谁都不能私下拿酒给你喝,我怎敢不听?不过这茶叶很适合你——尝尝?”

林思沁向来讨厌扭扭捏捏之人——除了华音——这位施家姐姐的态度随和又大方,倒是一点儿也不像施永川那小人。

林思沁一笑,左手端起紫砂小茶杯,右手往鼻下扇了扇,眼神忽然凝住了。

“如何?”

林思沁表情奇异又古怪,道:“这真的是茶?怎么是酒味儿?”

“你再尝一口?”

林思沁便浅尝一口。

是茶的味道,但它奇特又浓郁,自然又清香。在口中含着,略带酒香,再吞入腹中,淡淡的酒香便返了回来,与口中遗留的茶香混为一体,难分彼此。

林思沁大为惊奇:“这……是用酒泡的茶?”想了想又摇头,“不是酒,是茶叶带着酒味儿。”

“这种茶,我取名叫酒香茶,是在武夷山中一处温泉旁发现的。我觉惊奇,便移来自家院子的温泉旁边养着。只是我不爱喝浓茶,是以存了许多。阿音特意叮嘱了我带来,喏,都送你了。”

“那就多谢了。”

有了这一番开场白,二人相处便随意了许多。

问及施瑾萱与华音的相逢,施瑾萱道:“我年幼时,父母去世,是大伯娘将我养大。施永川是我堂兄,也就是大伯娘的庶子。我二人年纪相仿,自幼便不对付。十多年前,因他根骨还不错,长相也甚得您师父林女侠所喜,在阿音之后上了山,成为无忧山弟子,便排行第二。从此我们施家便为无忧山代为打理江南的生意。”

这件事林思沁知道。

当今武林,每一个门派,其实就相当于一个大帮会,一边占着名山大川广收门徒壮大门派,一边经营着自己的生意。正所谓穷文富武,没有钱是练不了武的,习武之人身体消耗大,吃得多,每日吃肉喝酒便是一笔开支,名门大派更是需要花费诸多上好的药材补品,没有固定的钱财来源怎么行?

林韵能够闭关练武安心做她的武痴,正是因为上有慕容老祖宗坐镇,内有华音打理门派上下,外有山门产业。施永川年纪已经偏大了,能被收列门墙便是因为无忧山需要施家这个合作伙伴。施永川也因为有了无忧山这个靠山,在家中骄横跋扈。

“自从他在无忧山习武,便将自己做少族长看待,有一年元宵,我那位嫡出的堂兄赏花灯时被人打断了腿,连两个护卫都被杀死。我一直怀疑是施永川下的手,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说到这里,施瑾萱嗤笑道,“而且,就算证明了是他又有什么用?只要他一日是无忧山弟子,便一日是我兄妹心头的大山!”

施瑾萱又给林思沁添了一杯茶,道:“我成婚后,兰儿刚满一岁,夫家遭遇洪水。那时候,我差点淹死,是阿音救了我。”

林思沁心想,这世上真的有许多好运的人,恰好能背华音所救。江湖上许多人都怕华音,背地里说华音是魔头,杀人无数。但是林思沁却总听见有人受华音的恩惠,仿佛她每天都在行侠仗义似的。

以后她得多盯着华音——幸好救的人都知恩图报,万一救的是张三泉那样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人怎么办呢?

施瑾萱继续道:“我有幸活下来,大伯娘便把我接了回去,招了素心派的狄延为上门夫婿,从此便留在家中管理俗物。三年前,当着正邪两道,众目睽睽之下,华音独斗授业恩师不败,又力挫成名已久的七星剑派掌门仇小先,整个江湖都是她的传说,一时间华音威震武林,声名赫赫,族中上下莫不敬畏于她。”

狄延是素心派长老云言婷的弟子,因伤不能再练武,退出江湖,没想到去了施家。

“华音便是这个时候来的,还带着慕容老祖宗的书信,言明将无忧山的生意交给我和堂兄接手,不准施家与施永川来往。这之后,听说无忧山还换掉了施永川安排的下人,将他软禁在山上,只能我去探望他,他却不能约见施家之人。”

林思沁眼神微变,喃喃道:“慕容老头的书信?这么说,华音离开无忧山的时候,老头子就知道真相?”

原来,华音的离开并非一意孤行,临走之前早就为她安排妥当……原来,老头子忽然发脾气换掉了施永川在门中安排的人手是早有预谋……

上一篇:替婚

下一篇:首富的小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