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 第22章

作者:倔强海豹 标签: 破镜重圆 甜文 娱乐圈 近代现代

  “啊……好的。”方叔满意的看着两个人。
  桌上的贺家人却置若无闻,只有贺元维的脸色难看。
  吃罢饭,贺知瑾和贺元维一同去了书房谈事情。
  苏乔脱了闷热的外套,搭在臂弯,穿着毛衣,步履缓慢,看着贺家大宅墙上一幅幅的油画。
  “苏先生,要吃甜点吗?”穿着西装,打扮得体的方叔跟在他身后。
  苏乔摇摇头,“谢谢,暂时不用。”
  方叔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真诚的说:“苏先生,真开心少爷能公开和你的关系。”
  面对年纪这么大的老人,苏乔心虚,“我们只是在尝试谈恋爱。”
  “不一样的。”方叔笑了,看着苏乔,“少爷看你的眼神,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一定对他很特别。”
  苏乔笑着否定,“伯伯,他看我和看别人一样。”
  方叔摇摇头,想到了过往,神色灰暗,“不怕苏先生笑话,少爷是我半个儿子,这些年他熬出头了,但是脸上从来没有真心的笑,我知道他心里缺了一块。
  “苏先生,我觉得,你就是少爷心里缺的那一块。”方叔目光如炬的看着苏乔。
  苏乔不忍心揭穿管家的美好幻想,他和贺知瑾什么都没有,就算有,也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生意上的事情,苏乔懂的不多,苏立华艰辛的创业史却一直记在心里,能把吴东的生意做这么大,背后付出的努力是难以预计的。
  他不意外贺知瑾在背后的努力,当初看上贺知瑾,就是特别好奇世界上还有这种人,抱着奇货可居的心态,一定追到手里。
  苏乔上学是去逃课、打游戏、泡酒吧、不正经的事都要干一遍,贺知瑾和他截然相反,专心致志,学习认真,从头到脚,和玩乐两个字不沾边。
  苏乔曾经甚至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没有分泌“享乐”两个字的阀门,不然怎么会有人活的那么枯燥无味,日复一日的学学学,多无聊啊?
  后来,他软磨硬泡,终于追到手,逐渐了解了贺知瑾这种人。
  他们有着详细周密的人生计划,一步一步朝着目标前进,沿路的鲜花再美,也无法阻拦他们的脚步,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苏乔曾经让他停留过,甚至有幸成为他人生计划中的一部分,但那时的他,年轻,富有,貌美,拥有一切旁人梦寐以求的,这段恋情在他看来不过一段微不足道的插曲。
  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管是性格家室脾性,截然相反。
  若不是青春期的躁动将他们两个拧成一股绳,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交集。
  晚上,苏乔顺理成章的和贺知瑾住在一间房间,仆人贴心的准备了一套崭新的睡衣。
  苏乔洗完澡,换上睡衣,扣子一颗一颗,扣到领口,确定没有任何暴露,推开浴室门,慢吞吞走了出来。
  贺知瑾背对着他,背影孤拔挺直,手肘撑在半圆的阳台栏杆上,桌子上放了一个方形的酒杯,琥珀色的液体荡漾。
  苏乔坐在床沿,懒洋洋的踢着腿,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贺知瑾的屁股还挺翘,在绵软的睡衣下撑起一个小弧度,再往上是豁然收紧的腰线,肌理结实,没有一丝多余的肉。
  别看着瘦,体力倒是挺好的,苏乔暗暗的回想了一下,全身发热,耳朵跟着烫起来。
  贺知瑾呷了一口酒,放心杯子,走了过来,“今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苏乔做贼心虚,立马坐的端端正正。
  贺知瑾坐在一侧,柔软的床跟着塌陷一块,“和你父母怎么交代的?”
  苏乔手肘触到了一片温热,不着痕迹的避了,“我爸我妈今天去机场接我哥了,不知道我在外面过夜。”
  “好,明天早上送你回去。”贺知瑾看着他的侧脸,呼吸之间,充斥着苏乔身上甜滋滋的沐浴液香味,一丝一缕顺着呼吸进入气管。
  苏乔侧过脸,避开他的视线,“你家里人看着都怪怪的。”
  餐桌上除了贺元维,一个个食不言,教养极好,似乎一丁点好奇心都没有。
  贺元维的态度更是奇怪,当年苏乔坦言自己喜欢男孩,苏立华气的手抖,巴掌悬在半空中,却不忍心落下来,足足缓了几个月,才接受了他的“特别”。
  即便如此开明,苏乔光明正大带个男人回去,苏立华照样阴沉着脸,那会像贺元维一样,不闻不问,不管不顾。
  “是吗?”贺知瑾顿了一下。
  苏乔不假思索,“是,他们看上去都有点怕你?”
  语气不太确定。
  贺知瑾及时的轻咳几下,苏乔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额头,“发烧还没好?”
  “嗯,还没完全好。”贺知瑾微皱着眉头。
  刚才的话抛之脑后,苏乔正要起身,手腕被一只温凉的手攥住,回过头,贺知瑾低哑着嗓子,“去什么地方?”
  “我给你找点药,有病得吃药。”
  “不用。”
  苏乔坐下来,贺知瑾一手摁住了他的后脑勺,拉近两个人的距离,眼眸微沉,声音一平如水,“苏乔,我需要准备一些给他们看的东西。”
  这架势不对劲,苏乔心里砰砰乱跳,往后缩了一下,贺知瑾掌心用力,拉的更近,语气不悦,“别动。”
  苏乔脊背僵硬,眼前贺知瑾的脸缓慢的放大,浅色的嘴唇薄又性感,彼此的呼吸声在空气里如同烟花炸开。
  凛冽的威士忌香味递到苏乔嘴边,他紧张的脸都白了,贴上来那一瞬,预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贺知瑾的嘴唇轻轻碰了碰他的下颌折角。
  苏乔下意识想躲,但却没有躲开,贺知瑾一手插入他的发间,凉凉的嘴唇触碰着他的侧颈线条,鼻息湿润微热,盖上一个个痕迹,带着一种莫名的认真意味。
  苏乔半仰着头,脸上烧热,穹顶的铜制的吊灯光线暖融融,并不明亮,他却睁不开眼睛,想要哼哼几声,又立刻把嘴唇抿成一条浅粉的线。
  “好了吗?”苏乔调整着呼吸。
  贺知瑾抬起头,压抑住急速跳动的心脏,苏乔修长白净的脖颈上点点暧昧的痕迹,他眯了眯眼睛,半响深吸一口气,“嗯。”
  他垂着眼,正要站起来,眼角的余光瞥见苏乔身上的不寻常,薄薄的睡衣掩盖不住,哑然失笑,苏乔随着他的目光一看,立刻伸手去抓床上的枕头,想死的心都有了。
  “别动。”
  这次的声音是温柔的低吟。
  苏乔在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苏乔看过一个文献,聪明的人,往往做其他“歪门邪道”的时候,技巧也比普通人强,贺知瑾就是一个例子。
  他的脑袋里恍恍惚惚,耳朵嗡嗡的响,手指发颤,搞不懂怎么就到了这一步。
  他们过去也曾甜如蜜糖,贺知瑾十分了解他身上每一个地方,格外的专注认真,一本正经,像是在完成工作。
  暖色的灯光跳跃在他挺直鼻梁,黑色发梢,苏乔闭上眼睛,呼吸黏腻,浓重的鼻音流泻而出。
  “不准出声。”贺知瑾身体绷紧,这样的苏乔太熟悉了,不过以前要比现在更娇气,总是哼哼唧唧,和猫似的。
  许久之后,贺知瑾站起身,苏乔全身无力的陷在床榻里,贺知瑾自顾自的抽了几张纸,慢条斯理的擦拭了手掌。
  苏乔抬起无力的手臂,指着他削瘦下颚,“这里也擦擦。”说完,脸烫的惊人,见不得人,双手捂住脸,小声说:“贺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要是故意的还得了。
  贺知瑾楷了楷下颚,叠了纸巾丢进垃圾桶,淡定的说:“没关系。”
  苏乔手指张开一条缝,贺知瑾走进了洗手间,半透明的磨砂玻璃门合上,片刻之后,压抑的呼吸声钻进苏乔的耳朵里,在寂静的夜里清晰燃烧。
  苏乔脸埋在枕头里,像鸵鸟似的,兄弟,对不起你,不能和你当葫芦娃。
  这样的待客之道,太热情了,受之有愧。
  贺知瑾真是正人君子,对他这么好,不图名,不图利,到底图什么?



第24章
  “我这样……真的没问题?”苏乔掖着针织的羊毛围巾, 白的清透的脖颈上浅红色的痕迹若隐若现, 暧昧的难以言说。
  贺知瑾穿着白衬衣,单手打着领带, 瞥了他一眼, “没问题。”
  苏乔深吸一口气,走下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台阶, 贺元维举着金丝鸟笼, 正在逗鸟, 一抬头,脸上的笑容凝结。
  贺知瑾一把握住苏乔的手,牵着他下了楼梯, 贺元维看着两人的背影, 脸上的不甘和厌恶交叠。
  苏乔的手心微潮,出了一层濡湿的汗,贺知瑾的手凉凉的, 他有些难受,出门抽回了手。
  昨天晚上X虫上脑,光顾着感官刺激, 早上睡醒了,苏乔恨不得捏死自己。
  一方面,他给自己做心理安慰,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那种状况下帮助一下很正常。
  但另一方面,他和贺知瑾的关系复杂, 当年甩人甩的无情无义,走的干脆利落,现在只是被亲几下,就……
  太尴尬了,他要是能忘记就好了。
  贺知瑾搭在黑色真皮方向盘上的手指修长有力,骨节颀长,指腹的薄茧略微发硬,苏乔瞥了一眼,眸光一顿,转头看向窗外后退的风景。
  “早饭想吃什么?”贺知瑾不咸不淡的问道。
  苏乔清清嗓子,拿过挡风玻璃下放置的一包苏打饼干,上回给贺知瑾送了一箱,“我吃点饼干就好。”
  “确定?”
  “确定。”苏乔撕开包装,咔擦咬了一口。
  红绿灯路口,贺知瑾手指轻击方向盘几下,看着前方,“下周搬来我家。”
  “啊?”苏乔怔住,定定的看着他的侧脸。
  “不愿意?”贺知瑾扭过头,打量他。
  苏乔食不知味,倒不是没有一起住过,高三的寒暑假,他和贺知瑾都在苏家购置的一个小公寓度过。
  一开始,贺知瑾骨气硬,不愿寄人篱下,后来他们睡在一起之后,贺知瑾就成了他的俘虏,没日没夜的跟他一起荒唐。
  苏乔捏了捏脸,如果只是同居,也没什么,贺知瑾昨晚又没有更进一步,可见人品正派,而且他一个男孩子,还能被怎么样?
  “好。”苏乔从口袋掏出手机,“加个微信,方便联络。”
  贺知瑾握着薄薄的手机递给他,苏乔拿着手机一扫,屏幕上赫然“大都督”三个字。
  他愣了一下,贺知瑾和他谈恋爱时,用的老旧的诺基亚,为了和他视频,专门买了智能机,微信名字是苏乔“钦赐”的。
  没想到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有改。
  贺知瑾神色如常,车停在了巷口,苏乔下车走了几步,听到一声喇叭,回过头,贺知瑾手指轻点了点嘴边。
  要玩的这么亲密?苏乔左右看一遍,没发现可疑人士,但贺知瑾都这么要求了,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苏乔弯腰凑过去,快速的在他嘴边“啵”一下,即触便离,站的端端正正,“可以吧?”

上一篇:小瘸子

下一篇:竹马和天降H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