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 第24章

作者:倔强海豹 标签: 破镜重圆 甜文 娱乐圈 近代现代

  莫立司温温笑笑,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低声说道:“苏少爷,总算想起我来了。”
  变化太大了,当年的豆芽居然变成了型男,苏乔感叹时光飞逝,正要开口,电光火石之间,他脸上的表情凝结,想起一件被丢进旮旯角的事。
  初三那年,他一直花尽心思的追贺知瑾,学校里偶有传言说他是GAY,同学都没当一回事,都以为他是为了好玩,没想到有人当真了。
  莫立司给他递过情书。
  苏乔当时年轻气盛,又自认高不可攀,莫立司经常畏畏缩缩的看着他,他一转头,莫立司立马躲闪,不敢对视。
  还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和个背后灵一样,苏乔烦透了。
  有一次躲在学校泳池看他游泳,等苏乔上岸,莫立司红着脸,结结巴巴的给他告白,话还没说完,苏乔一脚踹到泳池里,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白日做梦!
  “……”苏乔吐血的心都有了,刚那个动作,不会还记仇吧?
  莫立司闲闲的笑着,“苏少爷,好久不见,以后在一个剧组,作为前辈,我会好好关照你的。”
  苏乔笑容灿烂,“谢谢。”心说,大哥,打击报复是不对的,不能公报私仇。
  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速与来迟。
  *
  到了搬家这天,苏乔孑然一身,曾经的衣服和奢侈品全部典当,轻装简从,提着一个行李箱,上了贺知瑾派来的车。
  苏家的别墅窗明几净,草坪修剪的漂亮,看上去主人打理的仔细,苏乔多看了几眼,在庭院里和哥哥一起骑单车仿佛是昨天的事,他心里抽着酸,乐观一些想,把房子收拾的这么好,一定很爱惜他曾经的家。
  这是一件喜事。
  苏乔拍了一张照片,小心的存进手机,转身走进了要暂住的家。
  餐桌上的清蒸鲈鱼冒着热气,贺知瑾握着锋锐的菜刀,低头细心的切菜,哒哒哒的声音不疾不徐。
  砂锅里的汤咕咚咕咚的响,阳光温热,富有生活气息的一幕。
  苏乔好久没有吃到贺知瑾做的饭了,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六年前,小小的公寓里,他趴在沙发上玩手机,一侧头就能看见贺知瑾挺拔的背影在厨房忙碌。
  那时候,他没现在这么高,要更瘦一点,从背后看上去,能看见脊背凸起的肩胛骨。
  苏父苏母是大忙人,苏乔从小吃着阿姨做的饭长大的,头一回吃到贺知瑾做的菜,惊为天人,缠着贺知瑾给他当御用厨师。
  “在想什么?”贺知瑾端着盘子放在餐桌上。
  苏乔鼻子发酸,使劲的抽几下气,坐下来,笑一笑,“太香了,我口水都快下来了。”
  贺知瑾盛了汤,落座在他对面,“吃吧。”
  苏乔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还是这熟悉的味道,一抬头,贺知瑾纹丝不动,静静的看着他,他不好意吃了,“贺总,你不吃吗?”
  “工作最近怎么样?”贺知瑾优雅的拿起筷子,姿势好看,吃相斯文。
  苏乔和韩剑容那点恩怨,他自己就能处理了,“挺好的,新剧过几天进组了。”
  “没有其他想和我说的?”贺知瑾话语里意味深长。
  苏乔想了一下,“有。”
  “贺总,你能不能把炖汤的配方给我,我让我妈学学。”
  贺知瑾瞥了他一眼,爽快的答应,“好,一会配方写给你。”
  苏乔心里感叹,真是好男人,入得厅堂,下得厨房,长得又顶好看,他那点熄灭的心思又活泛了。
  要不……他再追追贺知瑾?
  想法一旦一冒头,就抑制不住,苏乔觉得自己挺不要脸,好马不吃回头草,但奈何草太香了。
  当年,他追贺知瑾用了整整一年,现在,得多久才能追到?
  苏乔心里小算盘打的七上八下,捉摸不定,犹豫不决。
  *
  “麻烦你们,我们今天一定要见贺总。”制片人詹总赔着笑,拿着文件递给前台。
  白花花的纸里夹着红的鲜艳的红包,前台哪有胆子收,推了回去,“贺总在开会,请去会客厅稍等。”
  詹总最近时运不济,名下公司有部《学长,帮帮忙》的电视剧开拍在即,去广电备案时,猛然发现《学长,帮帮忙》的原著版权过期了,这本来是件小事,常有发生,和版权方续约就成了。
  但坏就坏在,《学长,帮帮忙》的作者将版权连夜卖给了莱姆娱乐,现在詹总的影视公司,无权拍摄这部剧,就算硬着头皮拍,那是侵权行为,吴东的律师团全国有名,能把他告的倾家荡产。
  几经周转,詹总送了不少礼,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莱姆的金总监一问三不知,不得已的情况下,暗示他往上找,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能登门拜访这位大名鼎鼎的吴东总裁。
  五个小时后。
  詹总走进了一尘不染的办公室,男人坐在气派的办公桌后,明知他进来,却未抬头,侧脸凛直冷冽。
  曾经耳闻这位样貌出众,可詹总不敢细看,也不敢坐下,“贺总,我是园思传媒的……”
  “什么事?”贺知瑾冷淡的打断了他。
  詹总殷勤的笑着,像吴东这种名列全国的公司,捏死他们和捏死蚂蚁没区别,“一件小事,我们有部戏,和莱姆娱乐撞版权了,这不马上就要开拍了,遇到这种事,您这边能不能通融通融,我们版权共享。”
  “版权共享?”贺知瑾轻笑一声,看着他,詹总对上审视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贺知瑾不急不缓的说:“合作两个字是共同解决问题,而不是我们来解决你的问题。”
  “这……”詹总咬咬牙,大放血,“我们的收益可以给莱姆一部分分红。”
  贺知瑾嗤笑,不置可否,詹总反应过来,眼前这位根本就不缺钱,“贺总,我们这部戏投资很大,压了公司所有的资金,请了影帝韩剑容演男主,片酬都打过去一半了,这……要黄了,我们得倾家荡产。”
  “影帝?”
  詹总点头,脸上挂着笑,一五一十,“本来预算没有那么高,选了最近挺红的那个什么乔,但是韩剑容这边突然和我们联系,自特别看好我们,自降片酬演这部剧,我们就确定和韩影帝合作了。”
  什么乔?贺知瑾眼睛微眯成一条线,下颚微扬,“周秘书,送客。”
  “贺总……我还没有说完……”詹总出了一头冷汗,真不知道怎么得罪这位了。
  贺知瑾置若无闻,声音平淡,“对贵公司的遭遇我万分同情,但我爱莫能助。”



第25章
  “小苏, 剪头发能接受吧?”吕导拍了拍苏乔的肩膀。
  《折花刀》是民国片, 男人的发型莫不过中分短发,大背头, 西装头, 苏乔一头深棕的卷毛,看上去过于现代了。
  “可以。”苏乔点点头, 对发型没什么要求。
  吕导心里松了一口气, 苏乔真是太好合作了, 之前合作过一个流量,演个我军战士,死活不肯剪头发, 戴了帽子, 鬓角的蓝毛遮都遮不住,不伦不类,剧一播出, 全是导演的锅。
  剧组请了一个理发师,染了自然黑色,苏乔一头毛茸茸卷毛剪成了利落的短发, 清爽明快,他五官英挺秀美,没了遮掩,眉目愈加清晰,有种单纯又清脆的气息。
  “咔擦”
  卫星拍了张照片,“太帅了!”
  “发微博吧。”苏乔拿着定型喷雾喷了喷, 头顶凉飕飕的,真不习惯。
  苏家的家教严,父母溺爱他,但不准染发打耳钉,担忧他走上歧途。
  “你的微博都长草了,你还知道发微博。”卫星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脸,恨铁不成钢,“你能不能有点流量的自觉?”
  苏乔摸着头发,耸耸肩,“我不用大家天天夸我帅,这点我早知道了。”
  “我倒想天天被人夸帅。”卫星嘟囔一句,手机里苏乔,随意的一张照片,就很好看了。
  卫星抬起眼看看苏乔,又看看照片,把这归结于苏乔身上那双黑白分明,干净澄澈的眼睛。
  纷繁复杂的娱乐圈,纸醉金迷,物欲横流,是一个大染缸,能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太少了,他想,苏乔的家里应该不是一般的有钱,见惯了大富大贵,才能置身于世外。
  “唉,乔乔……”
  苏乔啃着苹果,“一大早不要唉声叹气,活泼一点。”
  卫星扯了几张纸递给他,冲着前方努努下颚,“今天先拍客串演员,好像是莫立司的朋友,长的挺乖的。”
  苏乔看了一眼,嘴里的苹果不甜了,莫立司与一个个头稍矮男人站在一起,男人换了知识分子的蓝布中山装,皮肤白净,眼睑下一颗泪痣更添风情,一张脸及其的清秀。
  想拱他白菜的其他猪来了。
  莫立司的手搭在程淮的肩膀,程淮抬着脸笑的灿烂,两人眼神交流融合,关系亲密。
  作为一本的“主角”,除了标配的男主,当然还有其他爱慕他的男配,苏乔模糊记得,莫立司是其中一员。
  不过,这和他没半点关系。
  苏乔对程淮的印象不错,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除了想在他的菜地里胡作非为,无可挑剔。
  之前,他对贺知瑾不敢有想法,认定了贺知瑾憎恨他,看待程淮时他落落大方,彬彬有礼,但现在,他想吃回头草了,看见程淮不得不别扭。
  这对程淮不公平,明明程淮和贺知瑾是故事的主角,天注定的一对,他不过是过去式,一个不值一提的配角。
  可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这段时间,他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看遍人间冷暖,清楚的知道他要什么,不要什么。
  苏乔轻咬着脆生生的苹果,程淮的背影纤细,心说‘对不起了,哥们,我要追你男人了,别怪我,以后我对你好点。’
  至于能不能追到贺知瑾,他尽人事,听天命。
  既然想明白了,苏乔豁然开朗,想不想是一回事,有没有勇气是另一回事。
  还好,勇气这东西,他从来不缺。
  苏乔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盯着贺知瑾的头像,那是一张雪山的照片,蓝天白雪,点开放大,雪山下流淌银色的湖水,波光潋滟。
  父母辈的人才用风景照当头像,现在哪有年轻人用这样的头像?
  发句什么合适,苏乔手指轻轻磕着下颚。
  你好?
  像个傻子。
  在吗?吃饭了吗?
  舔狗才这样。
  他习惯在感情里高高在上,等着别人来追求,追求别人这件事,已经很久没有干过了。

上一篇:小瘸子

下一篇:竹马和天降H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