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 第42章

作者:倔强海豹 标签: 破镜重圆 甜文 娱乐圈 近代现代

  “可以。”
  贺知瑾抬起下颚,露出脖颈,目光耐人寻味,没见过兔子自己往枪口上撞的。
  苏乔本来挺饿的,快速的吃完了牛排,像小朋友一样坐的端端正正,高高扬起了白的澄澈的脸,“来吧。”
  贺知瑾起身,摁着他的肩膀半压在卡座的沙发里,一手垫在他的脑后,低头看着他,呼吸灼热,苏乔半仰着头,浅红的嘴唇微张,舌尖恶劣的在上唇勾了一下,还没嚣张一秒,被堵得严严实实,轻微的水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无限放大。
  贺知瑾卡住他的下颚,惩罚似的不轻不重咬了他一口,苏乔乌黑的眼睛瞪的圆溜溜的,调皮的很,不闭上眼睛。
  这个亲吻美好缠绵,如春水荡起阵阵涟漪。
  近在咫尺的脸好看的令人惊叹,温热结实的躯体熨着他,苏乔心跳慢了一拍,胸口和过电似的噼里啪啦的响。
  他还沉浸在这种曼妙的感觉里,腰里微凉,T恤被掀起一小截,苏乔晕晕乎乎的脑袋顿时清醒了,手脚并用的坐起来,良家妇女似的拉着衣襟,一本正经,“公众场合,注意影响。”
  温润的触感残留在指腹,贺知瑾嗅了嗅空气里他头发的甜橙味,起身,拿起挂在墙上的西装外套,“走吧。”
  “我走不动。”苏乔握起奖杯,两条笔直的腿摆在沙发上,微微曲起膝盖,眨眨眼,“被你亲的腿软,你要背我下去。”
  他身娇肉贵,那能白亲白摸,得付出点代价。
  “你确定?”贺知瑾慢慢扫过他的长腿。
  苏乔连连点了几下头,他得牵着贺知瑾的鼻子走,不能总被他欺负。
  贺知瑾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弯腰,一手抄起膝盖,一手托在背上,发力把他整个人抱在了半空中,苏乔吓了一跳,为了稳住身形,连忙一手搂住他的脖子,低声惊道:“干什么?”
  “真沉。”贺知瑾勾着嘴角,苏乔一米八三,虽然看上去瘦,但抱在怀里可不轻松。
  这个姿势暧昧,不清不楚,苏乔轻微挣扎,生怕摔着自己,“你占我便宜。”
  贺知瑾充耳不闻,搭在他背部往下挪了一截,拍了两下,“这才是占你便宜,别乱动。”
  苏乔瞬间安分了。
  玻璃窗外,远处江水如蓝,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岸边,头戴鸭舌帽口罩的年轻人坐在驾驶座,相机“咔擦”“咔擦”的响。
  惊天大爆料!
  本届郁金香最佳新人得主苏乔和同性友人亲密互动,有图有真相,他都能想到扑面而来飞舞的钞票了。
  升值!加薪!狗仔之王的路尽在眼前。
  原生态的照片一处不改的发给了最著名的狗仔工作室,他手机捧着手机,焦急地看着一行[正在输入中]。
  几秒之后,“叮”的一声。
  [XX工作室]:兄弟,都是同行,我平时对你挺不错的,能别害我们吗?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晚啦,抽二十个红包!



第42章
  年轻男人皱起眉, 这说的什么意思, 他快速的编辑一行。
  [汪汪汪]:大哥,照片都是真的, 绝对没有PS。
  他点开发给工作的的那张, 距离很远, 但扛不住照相机广角镜头和远摄焦段, 照片看上去近在咫尺, 两个人的面部特点捕捉清晰。
  苏乔最近红红火火,他的脸男人不可能认错,抱着苏乔的那个人长的和明星似的,气质卓越, 从来没有见过的面孔。
  照片里两个人眼神触碰,火花四溅, 说没有奸情, 他当场把眼珠子抠出来。
  [XX工作室]:兄弟,不管是真是假, 劝你把照片删了, 当什么都没看见。
  [汪汪汪]:???
  XX工作室发来一条视频, 封面图看上去是国外某次高端的投资会议,背景板上写的字全是英文的。
  男人点开,照片里的那位先生衣冠楚楚,斯文矜贵,站在演讲台后,说了一口流利的英文, 男人贫乏的听力听不懂说什么,一脸懵逼,大哥要他看什么?
  视频只剩几秒,拍摄者似乎手抖了一下,镜头略过演讲台上放的金属台牌。
  [Wu Dong]
  吴东?
  男人呼吸一滞,心跳到了嗓子口,两眼发黑,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
  [汪汪汪]:就是辣个吴东!!!?
  一激动他打错了字,关于吴东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名满华国,自从燕贺集团改名吴东之后,扶摇直上,逐日追风,短短几年前从一家退市企业摇身变成商界新贵,投资界的标杆,主宰华国多个行业的生存发展,可以说,如果有一天吴东破产了,大半个华国城市的GDP都要跟着跳水。
  提起吴东,不得不提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总裁,从来不接受媒体采访,不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神秘低调,一张照片千金难求,又性格古怪,不喜别人议论他的私事,网络上信息少的可怜,被网友戏称为“不可说先生”。
  [XX工作室]:就是吴东,你懂了吧?
  [汪汪汪]:爷爷!谢谢你救我狗命!
  男人虚惊一场,双手抱着手机,看着照片里两个人,舍不得白花花的钞票,但能在这个行业里混下去比挣钱重要,得罪了不可说先生,日子可不好过。
  他仔细看照片,看着两个人亲昵的姿态,心里不禁对苏乔竖起大拇指,兄弟,牺牲自己,照亮别人。你是个伟人啊!
  *
  苏乔回到家里,已是夜色浓重,华灯初上。
  他仔仔细细洗了手,涂上果味的护手霜,小心翼翼的拿起金属奖杯,对待苏立华的明清古玩都没有这么珍重,他抽了几张湿巾,小心翼翼的擦去上面的指印,左顾右盼,想为它找一个为它安家的地方。
  这是他获得的第一个奖杯,意义非凡。
  太矮的地方,他担心碰倒了摔着,太高的地方,又担心掉下来,苏乔像小驴拉磨一样在房子里转圈圈,一回头,贺知瑾洗完澡,只套着一条灰色的长裤,身材高大,单手拿着一块白色毛巾,黑色的头发湿漉,未干的水化成小水珠,顺着流畅的肩颈线条,滑落到腹肌清晰的小腹,最后在长裤下落成深灰的水渍。
  苏乔嗓门发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转移话题,“你看看我的奖杯放什么地方合适?”
  上回浴室里匆匆一瞥,只感觉贺知瑾比之小时候结实了,现在看来的确是,以前高高瘦瘦,一旦弯腰,肩胛骨一览无余,脊椎凸起一条优美的线,肌肉也是薄薄的一层,常年干体力活练出来的,不像现在,腰腹紧实又紧绷,漂亮性感,引人遐想,一看就是健身的成果。
  贺知瑾一手擦着头发,“书房有个指纹保险柜,可以借给你用。”
  苏乔飞快的在他身上多瞄几眼,不看白不看,握起奖杯,“好,谢谢你。”
  书房里的保险柜藏的隐秘,看上去是白色橡木的书柜,一拉开才发现内有乾坤,一个全金属的硬壳子映入眼帘。
  贺知瑾指纹认证后,侧开了身子,“输入你的指纹。”
  苏乔下意识用大拇指摁了上去,“滴”的一声响,背后一热,贺知瑾从背后揽住了他,赤着胸膛轻微起伏,心脏隔着苏乔的薄薄的睡衣振动,喷薄在耳侧的呼吸温热,贺知瑾握住了他的食指,一本正经的说:“用食指录指纹。”
  苏乔卡在逼仄的空间里,不能后退,不能前倾,他觉得贺知瑾是故意的,但又找不到准确的证据。
  “咔擦”一声。
  保险柜弹开了,一共两层的空间,苏乔隐约瞥见“股东合作协议书”“年度利润分红比例”,看上去都挺重要的样子?
  贺知瑾拿他手中的奖杯,轻轻放了进去,低声说:“还可以放一座奖杯。”
  苏乔脖颈微凉,贺知瑾发梢上的水滴到了苏乔的衣服里,让他觉得一阵燥热,心猿意马,以前干坏事的时候,贺知瑾额头的汗顺着棱角分明的下颚滴到他的脖子上,然后在他滚烫的脸颊蒸发,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贺知瑾抽回了手臂,边擦着头发,边走到书桌后的转椅坐下来,薄薄的笔记本在昏暗的空间发着幽幽的光。
  苏乔舔舔湿润的上唇,稍整呼吸,今天好不容易有成果了,要乘胜追击,早点啃下贺知瑾这块硬骨头,他凑过去,双手撑在转椅背上,看着笔记本桌面,贺知瑾的笔记本桌面如同他这个人一样干脆利落,计算机、浏览器、回收站、除此之外只有一个“A股高波动律之根源”的文件夹。
  苏乔心里一动,努努下颚,“这个文件夹里是什么?”
  “秘密。”贺知瑾轻描淡写。
  苏乔故意的邪恶笑几声,丢了一个wink,“是不是那种电影?”
  贺知瑾明知故问,“什么电影?”
  苏乔双手握成拳头,在空中轻轻碰撞,“就是两个男人,硬碰硬的电影。”
  贺知瑾眉头挑起,瞥了他一眼,一丝不苟,“没有。”
  那你可真够无聊的,苏乔心里腹诽,虽然他自己也不怎么看,但是人嘛,偶尔有需求的时候,得存几部缓解一下身心压力,不然憋久了,迟早会出问题。
  “对了。”苏乔想起一件事,从口袋拿出手机,打开相册,找到那天莫立司录制他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你看看。”
  他淳朴清润的嗓音在寂静夜里响起,如同一颗石子,落入了泉水。
  贺知瑾修长的眼睛慢慢眯起来,放松肩背,靠在了椅背上,“唱给我的?”
  苏乔弯腰,下颚抵在他肩膀,小小声说道:“是啊,我是那个时候打动你了吗?”
  “不是。”贺知瑾下颚微敛,眼里促狭,“那个时候只觉得你很笨。”
  苏乔撇撇嘴,他的智商挺高的,最多在感情方面迟钝,“你对我有偏见,我很聪明的。”
  贺知瑾侧头看着他,沉默一瞬,呼吸慢了下来,“当初为什么想和我分手?”
  为什么呢?苏乔身体一瞬僵直,抬手摸了摸温热的脖颈,难为情,避重就轻的说:“你现在有钱不好吗?”
  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有用。
  贺知瑾目光缓慢扫过他的脸上,这张脸依旧漂亮灿烂,眼睛纯净的一尘不染,能有什么原因呢?
  苏乔早就说的一清二楚了,答案心知肚明,说出来真是残酷。
  眼前这个人,从小拥有的太多,再多的给予,哪怕是他从心口剜下了的血肉,在苏乔眼里也不值一提。
  苏乔从来不会为任何人着想,他的成长经历如此,贺知瑾早该知道。
  苏乔觉察到他的情绪变换,伸手在他肩膀轻轻戳了戳,“别生我气。”
  贺知瑾握住了他的手,苏乔微怔,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秒,翻天覆地,被贺知瑾强硬的压在了书桌上,苏乔象征性小小挣扎一下,潮湿的手心紧紧握着,直勾勾的看着贺知瑾,声音闷闷的,“你想干嘛?”
  耳畔呼吸温热,贺知瑾狠狠咬了一下他白净的耳垂,声线有一丝沙哑,“有钱很好。”
  苏乔耳朵疼的打了个哆嗦,不服输,轻轻踢了一脚他的小腿,“好疼,别咬我。”
  “忍着。”贺知瑾声音冷冰冰的,一手拉开抽屉,摸出一只护手霜,苏乔闻见护手霜的甜味,顿时慌了,只想占占口头便宜,真刀真枪的现在上是不是太快了?“你……”
  嘴唇被堵住了,温柔的亲吻蕴含着激烈的情绪,一点一滴的宣泄,即便近在咫尺,贺知瑾却感觉不到他的真心。
  他真想,把苏乔的心口刨开,把那颗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
  苏乔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他伸手捂着眼睛,哼哼唧唧几声,叫的贺知瑾想把他现在就地正法了。
  “我不要在这里。”苏乔尚有点羞耻心,贺知瑾以后在这办公,不得回味无穷。
  贺知瑾捏了捏他奶白的脖颈,剥鸡蛋似的剥开他,“就在这,忍着,不准撒娇。”
  作者有话要说:  下班出去玩了,更新晚了,给大家发五十个红包。

上一篇:小瘸子

下一篇:竹马和天降H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