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 第43章

作者:倔强海豹 标签: 破镜重圆 甜文 娱乐圈 近代现代




第43章
  房间里中央空调温度适宜, 24小时恒温, 但春寒料峭的时节,苏乔坦荡荡,凉凉的空气激的小腿打了个哆嗦, 贺知瑾身上皮肤温热,散发着白茶的沐浴香波味, 混合着雄性荷尔蒙钻进苏乔的鼻子里, 令他头晕目眩。
  苏乔没做好心理准备,不清不白, 和前男友滚一起可说不过去,他小脑袋瓜子机灵着呢,“丧权辱国”的事不能干,他手撑着白色的橡木桌,向后仰着缩退,贺知瑾手腕撑在了他脸颊两边, 不疾不徐的跟着他的动作随之向下倾身,薄削的点点滴滴的碰着苏乔的唇边。
  苏乔退无可退,再往后一寸是空气了, 漆黑漂亮的瞳孔强作镇定,舔舔嘴唇,上面全是贺知瑾的味道, 他几乎能听到胸腔里扑通扑通的心跳,“你不觉我们发展的太快了?”
  言下之意先买票再上车。
  贺知瑾轻而易举的把他拉了回来,跻身在他膝间, 居高临下,慢条斯理捻着他的耳垂,“你勾引我,不就想要这个?”
  那点拙劣的勾引**手段像对付小孩子的,偏偏他就吃这一口,看看苏乔能浪到什么地步。
  苏乔瞳孔收缩,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不太熟悉眼前这个邪气横流的男人,和他印象里单纯柔软的少年相去甚远,他噎了几秒,小声反驳,“不是。”
  “唔。”苏乔看着那双如玉如琢的手,又一次完全落入掌中,像抓住阀门一样,让他立刻丧失反抗的能力。
  他可不想一不小心,另一个小乔后半辈子当个装饰品。
  贺知瑾了解他身体的每一处,知道怎样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苏乔膝盖发软,手脚无力,脸颊红的不可思议,眯着眼睛,沉浸在余韵里,像块等待享用的丝绒蛋糕,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顺理成章,护手霜的味道散发在空气里,苏乔被里里外外的品尝一遍,他舞蹈功底造就了身体绝佳的柔韧性,攀岩经验又让为他添加了耐受性,什么都可以满足贺知瑾。
  结束时,苏乔手脚软的像棉花糖,黏糊糊在贺知瑾身上,半搂半抱着进浴室清洗,然后,由于他娇气的哼唧,把贺知瑾火又唤起来,结果又被欺负了。
  到了最后,苏乔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贺知瑾下颚嘀嗒的汗珠,薄薄的脖颈皮肤下剧烈滚动的喉结,还有那双狼一样的眼睛,他的瞳孔无法聚焦,感觉自己像死了一遍一样。
  直到凌晨三点,一切万籁俱静,苏乔顾不上干净不干净,又困又累,闭上了沉甸甸的眼皮。
  贺知瑾再次洗完澡,黑色的头发吹的半干,苏乔睡的很不规矩,横行霸道,敞着腿,趴在枕头上,占据了大半张床,贺知瑾拿着柔软的毛巾擦拭留在他身体的东西,苏乔不安分的躲避,嘴里闷闷的嘟嘟囔囔着不要了不要了。
  床头开了一盏台灯,橘黄色的光芒温暖,苏乔的睫毛浅茸茸一层,湿润的嘴唇一张一合,雪白的若隐若现,一会皱眉,一会又展开眉,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梦。
  贺知瑾指腹碰了碰他是脸颊,心里莫名的触动,房间冷色调的装修,白色单调的床一瞬间都变成了温馨的背景。
  失而复得的安全感填满胸口的空洞,至少这一瞬间,他们两像一家人,他想。
  *
  苏乔是被太阳晒醒的。
  温热的阳光照是全身皮肤暖融融,他懒懒打个哈欠,翻个身,牵扯到腿部肌肉酸痛,“嘶……”
  苏乔睁开眼,一侧的枕头空荡荡的,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好像根本没有人睡过。
  拔X无情。
  床头一套崭新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从内裤到袜子叠的□□,苏乔瞥一眼,撩开腿下床,脚还没踩稳,“啊……”
  险些摔倒地上,他扶着墙勉强站稳了身子,像劈了一晚上一字马,骨肉酸痛,小腿发软,清晰透亮的穿衣镜中,他遭遇了什么照的一清二楚。
  苏乔脸上一烧,顾不上疼,穿上衣服,提裤子时才注意到腿上一个崭新鲜艳红色的痕迹,真搞不懂,为什么要在他腿上盖章,这什么爱好?
  倘若他多多关注微博评论,会一清二楚。
  洗手间的漱口杯上牙膏挤好,蔚蓝的漱口水倒了一小杯,苏乔边刷牙边想,抛开昨晚不是人干的事,比贺知瑾贤惠的男人他真没见过,论起照顾人这件事,贺知瑾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他们寒暑假同居时,苏乔连家里一样电器都没摸过,半夜想喝水,插着吸管的杯子递到嘴边,穿衣服,从里到外的衣服洗的干干净净,他脏兮兮的球鞋刷是和新的一样,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将苏乔照顾的无微不至。
  客厅里空荡荡,餐桌上摆放着一个骨刺餐碟,裹着绿油油蔬菜的三明治,旁边点点缀了几颗青提和小番茄,色彩搭配均衡漂亮,配上一杯黄橙橙的鲜榨橙汁。
  苏乔岔着腿,扶着木制楼梯扶手慢慢下楼,厚重的“咔嚓”声从玄关方向传来,苏乔一抬头,撞上晨练归来,神清气爽的贺知瑾。
  一个颤颤巍巍,像跑完了一场马拉松似的可怜,一个穿着休闲运动服,双手插在口袋里,精神愉快。
  对比惨烈。
  “不多睡会?”贺知瑾扫过他别扭的姿势,皱皱眉。
  苏乔心里恨意绵绵,不想理他,装听不见,磨磨唧唧的下了楼,坐在餐椅上,隔了几个小时,那个地方总感觉好像还含着什么东西,他捂着脸,深深呼吸一口气,默不作声,小口小口的吃东西。
  贺知瑾坐在他对面,打量着他,捏捏鼻梁,“现在还疼?”
  苏乔双手捧着盘子,向一侧挪了挪,避开和他的直接视线接触,从贺知瑾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一鼓一鼓的侧颊,饱含愤怒的咀嚼,和小仓鼠似。
  生气都那么可爱。
  “嗡嗡嗡……”
  餐桌上的手机震动,苏乔拿起来。
  [来电人:芳姐]
  苏乔摁下接通,只说了三个字,“喂,芳姐。”
  谢芳沉默几秒,劈头盖脸,“你的嗓子怎么哑成这样?”
  苏乔自己都吓了一跳,摸了摸温热的喉咙,他昨晚和贺知瑾较劲,贺知瑾不喜欢他叫,他就偏偏要叫,结果越叫被折腾的越惨,贺知瑾不愧是学霸,反向营销做的太好了!
  结果把嗓子都喊成这样了。
  “我唱KTV去了。”苏乔心虚的说,一扭头,贺知瑾直勾勾的看着他,饶有兴趣的样子。
  谢芳数落他几句,面对苏乔这种大男孩,不忍心说太重的话,“得给你招个贴身助理,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你。”
  “对了,十点的飞机,《老爸十七岁》明天开机仪式,你别忘了。”谢芳嘱咐。
  苏乔挂了电话,贺知瑾风度翩翩的起身,点了点玻璃杯里的橙汁,“喝完它,我送你去机场。”
  苏乔不说话,嘴巴和胶带粘住了一样,用消极来表示不满,他业余爱好多,身体素质很好,饶是如此,都顶不住贺知瑾疯了一样,几个小时反复的折腾,没完没了,他恍惚都觉得自己要被玩死了。
  今天开车的是苏乔常见的司机大叔,朝着苏乔灿烂笑笑,“苏先生昨晚没休息好吧?气色没有平常好。”
  苏乔抿着嘴笑笑,罪魁祸首坐在他旁边,风清云淡的看英文报纸,瘦削的鼻梁上架着无框眼镜,深色的衬衣扣子扣到最后一颗,唇薄色淡,清冷禁欲,拒人于千里之外。
  装的真像个人,苏乔心里狠狠的咬了牙。
  距离机场几百米时,贺知瑾矜贵的开口了,“老陈,让你买的药呢?”
  老陈一拍脑袋,从储物箱提出一个牛皮纸袋子,贺知瑾接过,递给苏乔,“外涂的药膏,早晚两次,治嗓子的早中晚三次。”
  苏乔看了看包装药盒,心情好了一点,拿回来装进双肩背包里,终于愿意说话了,“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想和我说呢?”
  贺知瑾神情自若,思索一秒,压低声音交代,“忌食辛辣。”
  “……”
  车子一停,苏乔背着双肩包,风风火火的下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走的快,背影倔强,透着不甘心,贺知瑾定定看着,笑意渐深。
  *
  VIP候机室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苏乔一进去,先把手机拿出来,马不停蹄的给贺知瑾改个微信备注,“大骗子!!!”后面三个感叹号发人深省。
  苏乔还以为他是单纯善良的小灰兔,谁知道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灰狼!
  根本就是虎视眈眈,想占他便宜,苏乔越琢磨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温水煮青蛙,一步一步潜移默化,不给他拒绝的机会,睡完还不跟他好。
  斯文败类!衣冠禽兽!
  玩弄清纯少男的感情,罪不可赦。
  苏乔扯扯一头深栗色的卷毛,长腿伸直又曲起来,贺知瑾再这样,他可不喜欢了。
  “小乔。”谢芳背着名牌包,手里抱着一个咖色的的坐垫,蓬松可爱,看上去很软很舒服。
  “这个给你的。”谢芳塞到他手里,亲昵的拍拍他是肩膀,“我在家里拿的,觉得你在剧组用的上。”
  “谢谢芳姐。”
  太贴心了,不愧是金牌经纪人,苏乔加了个软绵绵的坐垫,酸痛减少不少,谢芳真是及时雨。
  谢芳口袋里的手机“叮咚”响起,她侧过身,避开苏乔视线,打开微信。
  [大都督]:苏乔还在生气?
  谢芳瞥了一眼苏乔,刚进来时苏乔那张脸像个苦瓜,难得见苏乔不开心的时候。
  [孤芳自赏]:是的,贺总。
  [大都督]:嗯。
  谢芳早已经习惯了冷淡的态度,手指往上滑了仅仅两页的聊天记录,一大半页是她拍的商场里的坐垫标签,毕竟贺先生交代了,只要天鹅绒的。
  她和贺知瑾认识时间不长,曾经听说过,这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贺先生,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只喜欢金钱。
  现在看来,到也未必。
  作者有话要说:  #如何让太太消气?#



第44章
  这次拍戏的地点定在风光宜人的杭城, 四月末的天气草长莺飞, 春光明媚,风光旖旎。
  《老爸十七岁》作为一部喜剧,投资很小,场景单一,除了苏乔这位男主有热度, 女一号汪盈是个网红起家, 照片里长的挺漂亮, 本人不化妆姿色平平,连三流的女演员都比不上。
  演苏乔的爸爸男演员穆玉海,爸爸专业户, 演了一辈子电视剧终于演上电影了。
  导演徐导也没什么名气,之前拍的电影在豆酱上没有上过五分的,均分3.4,以此可见导演水平的深厚。
  能拍电影, 苏乔很知足, 电影和电视剧, 虽然只有一字之差, 但却是天壤之别。
  娱乐圈大把电视剧一线演员, 削尖了脑袋往电影圈里钻,能捡个男二男三都得敲锣打鼓的庆祝, 这归根结底与两者表达的模式不同,电影和电视剧,就像红酒和果汁, 果汁能解渴,但红酒要慢慢品。
  苏乔套着蓝白相间的校服,松松垮垮,袖子挽了一截,露出的手腕漂亮白皙,腕骨清晰的凸起,他咬着笔杆,思前想后,这部戏需要一人分饰两角,他不止要演十七岁的陶陶,还要演四十岁的陶大伟。
  陶陶他驾轻就熟,本来长得年轻,不用演都一身的青春活力,但四十岁的男人,他琢磨不出来是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电影院的高清屏幕里,演员的五官会随之放大,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需要细腻细微的表情来表达情绪,不能像电视剧那样浮夸和程式化表达。
  “徐导,您有空吗,能给我讲讲戏吗?”苏乔抱着剧本,双眼发亮。
  徐导坐在小马扎上,端着一碗面,一手扇了扇风,“讲什么?”

上一篇:小瘸子

下一篇:竹马和天降H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