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 第44章

作者:倔强海豹 标签: 破镜重圆 甜文 娱乐圈 近代现代

  苏乔摊开写的五颜六色的剧本,指尖来回指着,“这里,还有这里,还有这个地方,要怎么演?”
  徐导边吃面,边斜眼看着,“剧本上这么大的字,你看不懂吗?”他对苏乔没抱什么希望,冲着苏乔身上的流量请苏乔演男主。
  “我看懂了。”
  苏乔锲而不舍,本子递到徐导眼前,挡住徐导的碗,“但我不太理解,比如这段我饰演的陶大伟在发现陶陶书包里妈妈的照片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他为什么要哭?”
  徐导放下面碗,不耐烦的皱皱眉,抬起头,苏乔脸皮透着温润的白,姣好的嘴唇红润,鼻尖上沁出了汗珠,天真无邪的看着他,让人说不出狠心的话。
  “行啊!我给你讲讲。”徐导咪咪的看着侧脸,心猿意马,总算理解为什么有人连男演员都要潜规则。
  徐导讲的东西都是理论上,苏乔听的半知半解,剧组收工后,他戴上墨镜鸭舌帽,全副武装,开着车到了杭城最热闹的商业广场,什么也不买,就看人,专门盯着四十来岁,西装革履的男人看,看看这些人穿衣打扮,的行为举止是什么样。
  直到凌晨时分,街上人烟稀少,苏乔鸣金收兵,回了酒店。
  他洗了个美滋滋的澡,裹着纯白浴袍躺在床上,琢磨明天的戏份,枕边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
  来自贺知瑾的微信问候。
  [大骗子!!!]:上药了吗?
  苏乔嘴角微微上扬,还算有点良心,他心里气不过,放不下,模仿着贺知瑾的语气冷淡回了句,“上了。”
  [大骗子!!!]:还疼吗?
  [亦南木]:不疼。
  [大骗子!!!]:后天我到杭城参加峰会。
  [亦南木]:不错。
  苏乔心里给自己鼓掌,这个不错简直就是精髓,去他妈的高岭之花,他不伺候了,不就是欠钱嘛,他努力努力早点还完,看你怎么高冷。
  手机的另一头,贺知瑾眉宇微皱,盯着“不错”两个字,若有所思的敲下一行字。
  “叮咚”
  苏乔拿起手机,嘴角的笑容凝滞。
  [大骗子!!!]:消消气,今天打听到你家老宅的消息了。
  苏乔蓦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激动的顾不上穿拖鞋,光着脚几步跑到窗边,拉开窗户,凉风吹在脸上,打了个激灵。
  虽然过往的富贵荣华如同云烟逝去,但那座房子里记忆却深深留在脑海里,他五岁在庭院里疯跑,不小心跌倒,在门前的台阶上磕破了膝盖,又哭又闹,苏母给台阶贴上大坏蛋的标签,他才肯罢休。
  十岁他痴迷遥控四驱车,苏立华在后院搭了一个一比一的超真实跑道供他玩耍。
  十五岁他拿着苏茂写给女孩的情书,嘻嘻哈哈的在楼梯上跑,边跑边念,气的苏茂把他考试不及格的事情抖给苏父。
  二十岁家里重新装修,他人远在天边,卧室却挪到的苏父母的隔壁,堆满了他从小到大的玩具课本。
  一点一滴,一分一秒,装满了他十八年细碎的美好回忆。
  苏乔深呼吸一口气,想要下楼跑几圈,快速的发了一行消息。
  [亦南木]:什么消息?
  几秒之后。
  [大骗子!!!]:见面详谈。
  [亦南木]:强颜欢笑.jpg
  [大骗子!!!]:凌晨一点,你该睡觉了。
  苏乔撇撇嘴,不理贺知瑾,经历那一晚,他幡然醒悟,深刻的认识到,贺知瑾现在学坏了,已经不是当年接个吻就脸红的纯情少年了,从纯白可爱的萨摩耶一下变成了高大威武的德国猎犬,牙锋嘴利,性格凶猛,不适宜在家养殖。
  他的屁股很值钱,睡完不想负责,想都别想,没有这么好的事!
  自己好好反省去吧!
  第二天的拍摄顺利,徐导的态度一把八十度的大转弯,每一场戏都想要逮着苏乔给他讲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徐导的亲儿子。
  到不用徐导过多赘述,监视器里苏乔的表现足够惊艳。
  这一场戏中苏乔身体里的灵魂已经是四十岁的陶大伟,他对着镜子苦苦皱眉,把坠在外面他T恤塞进裤腰里,原本身上的少年气血随着垮下来的肩膀,供起的背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个不惑之年的男人一下子勾勒出来了。
  “徐导,神了,这小子是老天爷赏饭吃!”饰演苏乔爸爸的穆玉海目瞪口呆。
  徐导也给看愣了,监视器里男人眉梢眼角的意气风发全然消失,明明是一张脸,仅仅是眉头稍低,嘴角下垂,却像换了另一个人,他拍的电影很多,但没见过进步这么大的演员,“他……”
  穆玉海啧啧称奇,“这小家伙挺灵的。”
  “灵?”
  “对,挺会演。”穆玉海斟酌一下言辞,“难怪郁金香会把最佳新人颁给他,估计电视圈评委那帮子是想栽培他,没想到被你捞来演电影了。”
  估计电视圈的评委这会恨不得掐死徐导,好不容易栽培一个新人,就指望着养几年拿个视帝,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电影圈的三流导演摘了果子。
  徐导咂咂嘴,那点心思更旺盛了,要打听打听苏乔背后有没有人,像这样漂亮又有灵气的小玩意,日后前途不可限量,离开了这个剧组,想玩都不玩不上。
  苏乔的戏拍的顺风顺水,谁都没想到他第一次拍电影,能呈现那么好的效果,他到没觉得演的多么出神入化,赚一分钱,干一份活,百万片酬不是白拿的。
  见面详谈的地点约在苏乔居住酒店附近的高档茶餐厅,难得没有清场,下午稀稀落落的坐了几桌人,静悄悄的。
  苏乔第一眼看见了贺知瑾,太显眼了,他坐在靠窗的位置,刚从峰会出来的模样,烟灰色的西装,一丝不苟的三件套,外套敞开,立领的白衬衣板正,西装背心上扣子是黑曜石,泛着幽幽的光,再加上鼻梁上的眼镜,让他看上去里里外外透着一股望而生畏的味道。
  周秘书也在,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拿着一沓文件,冲着苏乔招招手。
  苏乔走过去,面无表情,坐在了贺知瑾旁边的位置,贺知瑾睨了他一眼,菜单递了过来。
  “我来问问我家房产的事。”苏乔硬的像块石头。
  贺知瑾眉头微挑,朝着周秘书下颚微抬,周秘书会意,和气的笑眯眯,“苏先生,关于苏家老宅的房产事宜我已经安排妥当了,您只要把身份证的复印件给我一份,半个月后苏家的老宅会过户到您的名下。”
  苏乔迟疑一下,困惑的皱皱眉,“多少钱啊”他没记错,那个房子现在市值上亿了,虽然说债多不压身,但现在他这个情况,不适合买这么贵的房子。
  “这个……”周秘书飞快的看了一眼贺知瑾,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立刻懂了,“不需要您付钱,苏氏余留的地中有一块地被纳入学区房,这快地的价值现在翻了一倍,这所房子是您应得的。”
  苏乔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但理又不是这个理,苏氏留下来的地都是吴东的产业,是赚是赔和他们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瞥了一眼贺知瑾,贺知瑾不疾不徐端起咖啡抿一口,好像和他无关。
  “谢谢你,周姐。”苏乔真诚的感谢,房子他收了,但这笔钱迟早还给贺知瑾,他两没有利益关系的时候,他才能挺直了腰板说爱与不爱。
  “苏先生,您不要和我客气,要谢谢就谢谢贺总,他花了很多心思才把苏家的老宅买回来。”周秘书是个人精,很会说话。
  苏乔笑笑,拿起桌上的菜单,翻开,声音微低,“谢谢贺总。”
  贺知瑾轻轻“嗯”了一声,一手斯文的扶了扶眼镜,漫不经心的问:“剧组拍戏顺利吗?”
  “挺好的。”要是以前,苏乔能叭叭叭说十分钟都停不下来,得把别人夸他的事交代的清清楚楚,可是现在,他很生气,不想多说。
  贺知瑾眉头皱起,嘴唇不着痕迹的抿了一下。
  苏乔点完了菜,菜单递给服务员,侧头之时,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段岑西装革履,和几个男人哗啦啦从餐厅门口走进来。
  段岑也看见了他,眼睛瞬间亮了,几步走了过来,惊奇的说道:“真巧啊,没想到能在这碰到你。”
  “是啊,你来杭城做什么?”他乡遇故知,苏乔想他和段岑这个发小还挺有缘。
  “我跟我爸来参加峰会。”段岑笑笑,看一眼贺知瑾,“贺总您好,上次我们见过。”
  贺知瑾点了下颚,不动声色的端量,段岑长得眉目清秀,一表人才,是苏乔喜欢的类型,他眯了眯眼睛,感到有些烦躁。
  “我在这里拍戏,你有空我们一吃顿饭。”苏乔姿态放松,肩膀靠在沙发里。
  段岑心情很好的模样,“行啊,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怎么样?”
  “今晚?”
  “对,今晚我哥们在杭城的夜店开业,我可以带你去玩。”
  苏乔很想去凑热闹,但奈何身体不允许,“我不能喝酒。”
  “没关系,你不用喝酒,他今晚请了XX乐队,我看你朋友圈晒过专辑,你挺喜欢的吧?”段岑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苏乔好几年前晒过XX的乐队的专辑,段岑这是把他的朋友圈翻了个底朝天吧?他眼底闪过讶异,朝着段岑几个朋友的方向努努下颚,“我不喝酒不会影响你们玩吧?”
  贺知瑾目光沉了下来,修长的手指转着纯粹蓝宝石制成的袖扣,深深的盯着段岑。
  周秘书恨不得自己这会立刻消失。
  段岑果断的摇头,“不会,你别管他们,今晚我罩着你。”
  苏乔揉揉头发,正在犹豫不决,垂在沙发下的手背一凉,被一只温凉的手掌圈住,一瞬间之后翻过来,强行和他十指纠缠,带着薄茧的拇指慢慢的在他柔软的掌心画圈。
  苏乔微怔,心跳漏了节拍,侧过头,贺知瑾若无其事,一脸的风轻云淡,声音温雅款款,“苏乔,你想去吗?”
  手心里的触觉痒痒发麻,苏乔心跳要控制不住,贺知瑾鼻挺唇薄,修长的眼睛漆黑如深潭,定定的看着他,带着一种无声的力量。
  苏乔深呼吸一口气,别过脸,看着段岑,微微一笑,“好啊!说好了,今晚你罩着我。”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抽红包15个。



第45章
  贺知瑾微怔, 盯着苏乔看了几秒,苏乔朝着段岑开心的笑着, 眼睛闪亮, 这个笑容有些刺眼。
  段岑眉开眼笑,拿出手机预约座位,“说好了,你可不准放我鸽子!”
  “不会的, 一会我们一起过去。”苏乔很期待什么都不顾疯玩一场。
  贺知瑾短暂考虑一下段岑的竞争力,段岑这样的富二代他见多了,什么水平一清二楚, 但经不住苏乔就喜欢这种文文弱弱的, 他瞥着苏乔,微微眯起眼, 眉梢带了愠色,“既然你想玩,我们一起去。”
  苏乔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手心里微微冒汗,想要抽出来,却被握的更紧,用力到捏的指骨微微发疼。
  段岑一顿,贺知瑾目光从他脸上晃过,风轻云淡的笑着,“段少爷不欢迎我?”
  “当然欢迎。”段岑客气的笑着,“贺总您能来, 那真是蓬荜生辉。”
  贺知瑾眉梢一挑,笑的温文尔雅,与苏乔相贴的手腕上,脉搏跳动的速度一下又一下,苏乔感觉到了他的愤怒,认识这么多年,还是很了解,越生气的时候,贺知瑾越冷静,笑的那叫一个人畜无害。
  可他不在乎。
  气死他才好!
  敢玩弄纯情少男的身心就要想好付出代价,他的耳根子可没这么软,拉拉手就想把他哄回去,做梦去吧!
  段岑朋友开的酒吧位于市中心,今天第一天开业,不对外营业,来的全是亲朋好友,全黑的偌大空间里,蓝紫色的顶灯如同水母游移在大海中,舞台上请来的网红趴在钢管上搔首弄姿,穿着sex兔女郎装的服务员穿梭在人群里,小尾巴一摇一摇,到处透露着一股纸醉金迷的味。
  苏乔以前派对风云人物,现在半年没有来这种场合,空气里的香水味混杂着香烟味,熏的他想吐,真不知道他以前为什么喜欢这种地方。
  卡座位置靠近舞台,是整所酒吧最好的,一大圈坐了十来个人,有男有女,段岑的朋友里有个黄毛,兴高采烈的提议,“趁着热闹,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上一篇:小瘸子

下一篇:竹马和天降H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