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强人意的婚姻 第1章

作者:lunarrabbits/荧夜 标签: 婚恋 近代现代

差强人意的婚姻 作者:lunarrabbits/荧夜

楔子、

直到被带到客厅里时,宣和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

除了自己的母亲还有几个站在一旁的佣人以外,客厅里多出了两个陌生人。一个是年近花甲的老太太,一个是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从他们一坐一站的姿态看来,年轻男子多半是老太太的随从。

宣和坐下,客套地打招呼道:「您好。」

在一旁的母亲忙笑著对那老太太道:「这就是我家的二儿子,宣和。今年二十四岁,还在读研究所呢。」

母亲的话语里头听得出些许微乎其微的谄媚态度,宣和皱眉,听见对面的老太太露出慈祥的神色,温和地问道:「你平常喜欢做些什麽?」

除了打游戏、看动画、翻漫画,还有就是整天挂在网路上,这就是他的宅男生活。但宣和没有诚实回答,只说:「偶尔看看书,练练字……我读的是中文系,也有学书法。」

老太太彷佛松了一口气,笑道:「你看起来挺乖巧的,平常喜欢出去玩吗?」

宣和摇摇头,开始觉得奇怪。

老太太似乎满意这个答案,又说:「看你这个年纪,也该有个女朋友了吧。」

「……不,我没有女朋友。」宣和回答。

接下来这位老太太陆续问了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从对石油涨价的看法到对某酒厂陈年红酒的喜好,简直是无所不包,直到最後,老太太终於在喝完一杯茶之後,安然地离去;但从头到尾,宣和都不知道这位莫名其妙的老太太是谁。

等老太太离开之後,宣和的母亲起身,有些犹豫地说道:「看这情况,对方还算满意……你也知道自己已经是该结婚的年纪了,其他的不必我多说,等会我让管家把对方的资料给你,记得要看。」

宣和一头雾水地回到房间,没过多久,管家拿了一叠资料过来。宣和瞪著资料最上头一张男性的照片,微微撇了唇,自嘲一笑。怪不得母亲会是那样的神色,结婚的对象是男人,有哪家的父母会由衷开心。

他早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必须由家族作主,所以本来也没抱过什麽希望,只是父母没选备受器重的大哥,没选备受宠爱的小妹,偏偏选了他这个排在中间不上不下的次子来联姻,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大哥是正统继承人,是长子嫡孙,小妹才二十岁,父母舍不得,所以才把他推出去。

在这个年代,同性恋已经不算稀奇,十几年前也已经立法通过了同性婚姻法,但在传统的中国社会里头,对於同性恋还是颇多鄙夷之词,即便同性之间早已可以透过医疗科技得到後代也依然如此。

宣和翻了翻资料,对方今年三十七岁,比他大了十三岁。他苦笑了下,接著看下去,下面写的都是这个人工作方面的头衔、经历,还有父母的身份地位,从这之中宣和只看得出来这个人有权有势,至少比他家还要富裕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而照片上的男人说实在也长得不差,穿著三件式西装的姿态相当挺拔,如果宣和是同性恋,多半会被吸引也说不定;然而这也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宣和并不喜欢男人。

一、

对面座位上的男人叫做蒋宁昭,是他的准未婚夫。

宣和不动声色喝了口水,识相地维持著沉默。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说不定也是最後一次,原因无他,眼前陌生的蒋先生望著他的视线并不友善,或许他对这件婚事也不甚情愿。

无论如何,宣和没打算想太多,他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也做好了跟男人结婚的准备,但就在他考虑著该怎麽开口时,对面的男人已经先出声了。

「……你就是宣和。」

宣和点点头,望了对方一眼。

即便是在自宅,蒋宁昭也穿的十分整齐得体,衬衫直扣到最上头的钮扣,没打领带,穿著一件合身的灰色西服马甲,下半身则是深色西装裤;这个男人从外表而言,相貌确实比实际上的三十七岁还要年轻,怎麽看都是个绅士。

虽然这麽想,但在下一瞬间,宣和就发现那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误解。

蒋宁昭淡淡道:「长相勉强过关,身材太瘦,学历普通……这些姑且不谈,你明知道今天要跟我父母见面,却穿成这副样子就来了,该说你不修边幅还是不懂礼貌。」

宣和低头,望了望自己身上的白色上衣与牛仔裤,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解,蒋宁昭已经厌烦地瞥他一眼,叫了佣人过来吩咐一番,片刻後,一套衣物便送了过来;宣和甚至没找到机会感谢并拒绝,就被佣人请到了客用的更衣间内。

他换上佣人拿来的衬衫与长裤,还有深色的羊毛背心,看著镜子里头万分陌生的自己,嘴角不由得一抽……这到底是谁啊!

穿著不习惯的衣物,头发也重新整理过,宣和总算能回到客厅坐下。蒋宁昭打量著他,撇了下唇,意味不明地道:「这样倒是还可以……」

宣和鼓起勇气开口:「蒋先生,今天虽然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如果你对我不满意,随时可以拒绝这件婚事,我并不介意……」

「这件事没有你发言的馀地。」蒋宁昭嘲道,「或者,你觉得嫁给我很委屈?」

「不是……」宣和哑口无言。

但对方却还咄咄逼人的说道:「这件婚事并非我心甘情愿,但说到底,一开始还是令堂提议这件事。」

宣和闭上嘴,不再说话。

蒋宁昭喝完咖啡,起身,不耐烦道:「还不跟上来。」

宣和连忙站起来,跟在蒋宁昭後头,经过好几条长长的走廊及精致的花园以後,总算来到目的地,宣和先前见过的老太太正坐在椅子上,与另一名老先生谈话,想当然尔,这便是蒋宁昭的父母。

挺直了背脊,宣和客套地道:「午安,蒋先生,蒋太太。」

两位老人看著他,目光彷佛是在探究著什麽,却又只是笑著要他坐下,一边问他对这幢宅邸的看法,一边用慈爱的眼神望向另一旁几乎不说话的蒋宁昭。宣和望著两位老人的神色,几乎觉得有些难受,他们看蒋宁昭的视线彷佛那个三十七岁的男人实际上是今年三岁。

三个人说了一些客套话後,终於换了个地方,开始用餐。

他略松了口气,知道吃完午餐後事情终於可以告一段落,却没想到与蒋家夫妇用餐结束後,蒋宁昭起身送他出门,在门廊处居高临下地道:「明天晚上空出来,我去接你。」男人说话的语气近乎直接笃定,彷佛只是告知一个事实。

宣和抬头,瞧著比自己高了至少一个头的男人,无言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晚上,蒋宁昭果然如约前来。

宣和尽力让自己忽视母亲满意的神情与小妹怜悯的眼神,穿上了向来少穿的衬衫长裤,在蒋宁昭漠然地与他的家人打过招呼以後,跟在对方後头上了车。

蒋家的司机是个年纪与他差不多的青年,话不太多,只是在他上车时打了个招呼,随即闭上嘴巴不再说话。宣和战战兢兢地坐直了身体,偷偷朝一旁看了一眼,蒋宁昭正望著车窗外,神色平静。

男人侧脸的线条其实很好看,身材也足够挺拔,身家更是丰厚,即使脾气差了点,宣和依然无法想像这样的男人竟然到了这个年纪都还没结婚,甚至维持著单身。

他在後来收集的讯息中,得知蒋宁昭其实不算是真的同性恋,以前也有过女人,只是不知道为什麽,无论男女,那些人与蒋宁昭的关系都在短时间内开始复而结束,最长也不过几个月,甚至没超过半年。

如果说那些人是因为受不了男人的脾气,那倒是可以理解。宣和想著,唇角不由得弯起来,却听见男人突如其来的问句。

「你笑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