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差强人意的婚姻 第10章

作者:lunarrabbits/荧夜 标签: 婚恋 近代现代

「这是你说的。」蒋宁昭的嗓音有些哑。

宣和点点头,想要下床,却因腿脚无力而走得跌跌撞撞,才迈了几步,就突然被男人抱起来,他惊慌地道:「蒋,蒋先生?」

蒋宁昭应了一声,居高临下道:「我抱你去浴室。」

即便宣和颇想拒绝,也看得出现在不是拒绝对方好意的时机,只好小声说了句「谢谢」,让对方把他抱到浴室里。

等被放到浴缸里,身体逐渐被热水淹没时,宣和终於发出一声叹息,整个人靠在浴缸边缘,居然有些昏昏欲睡。蒋宁昭并没有离开,就在不远处,开了莲蓬头冲澡;宣和眯了眯眼,尽管是在水雾弥漫的情况下,还是能看清男人的身体,赤裸而修长。

他忽然有些无法想像,昨晚的自己,究竟是怎麽在对方身下得到痛楚与欢愉。他明明是第一次,但在那晚,却不因此而感到惧怕,或许该说他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没有他想像中的那麽令人紧张。

对象是蒋宁昭,或许也是原因之一。

虽然男人经常表现得不快,或者态度傲慢,但宣和知道,对方不是故意为之,而是本性如此。因此他渐渐懂得怎麽与对方相处,大部分的时候不能违抗或拒绝,就像养宠物一样,唯有顺著毛抚摸才会让宠物乖顺地趴在自己脚边。

他拿毛巾擦了擦脸,抬脸往另一方瞧了一下,男人正背对著他搓洗身体。

宣和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把手往两腿间伸去,用手指插入昨晚被蹂躏过的地方,用水清洗著把里头的黏腻液体弄出来。他本以为这个动作不会引起对方注意,但在手指艰难地进入并且才要开始动作时,蒋宁昭已经冲完水并转了过来。

男人望著他,问:「你在做什麽。」

「……清洗……」宣和有些窘,仍然平静地回答,「里面的东西,要弄出来……」

蒋宁昭看了他许久,久得宣和都觉得有些坐立不安时,蒋宁昭才出声:「我来。」

宣和连忙抽出自己的手指,两腿也屈了起来;蒋宁昭跨进浴缸内,甚至没先说一声,一手握住他的脚踝往旁边拉开,一手就往那个地方伸过去。被手指插入的时候,宣和不禁闷哼一声,其实并不疼痛,当然也没什麽特别的快感,只是那种身体内部被抚摸被揉按的感觉让人难以维持镇定。

没过多久,蒋宁昭就抽出手指,说道:「好了。」

宣和低著头,轻声道谢。

蒋宁昭应了一声,便不再管他,拿起毛巾一边擦著头发便走出浴室。

宣和松了口气,急忙加快洗漱,披著浴袍步履蹒跚地走出了浴室。蒋宁昭正在讲电话,看他出来,什麽也没表示,只是继续对著电话道:「我知道,明天会到公司一趟……那件事情你自己看著办……」

他坐到床沿,慢慢擦著头发,才想问蒋宁昭自己的衣服在那里时,对方已经起身,一边讲著电话一边从房间角落打开另一扇门,把他推进去。

里头明显是个更衣间,左边一整排都是蒋宁昭的西装与衬衫、皮鞋与大衣,跟右边他自己的T恤、牛仔裤、连帽上衣大异其趣。宣和随手拿了一套衣物穿好,便走出了更衣间。

蒋宁昭显然刚讲完电话,手上还拿著手机,看他出来,只说:「今天你先休息,明天再去作结婚登记。」

宣和点头,也没问原因。不知道什麽时候,被体液玷污的床单与被罩已经换过了,宣和有些窘,又觉得这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於是也没想太多,躺到床上,抱著枕头休息,不一会就睡著了。

这一觉睡到下午才醒,宣和醒来後饿得难以忍受,下床後才发现蒋宁昭正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坐著,手上翻著一本书,见他醒来抬头对他说:「该吃晚餐了。」

两人默默吃过晚餐,宣和见对方走进书房,便也没有过去打扰,乾脆到蒋宁昭留给他的收藏室,找出先前玩到一半的游戏,从存档的地方玩起;这是一款在女仆咖啡厅打工并与各种类型的女仆们发生恋情的游戏,宣和正在攻略最後一个角色,青梅竹马的傲娇少女。

他玩得颇为入迷,直到午夜时,蒋宁昭敲门进来才回过神来。

「……很晚了。」男人的声音没什麽起伏。

宣和应了一声,才想回头让对方先去睡,这时萤幕中的情景已经变换到咖啡厅的厨房,傲娇女仆边用日文说「别搞错了,可不是喜欢你才这麽做的」边脸红著解开本来就遮不住什麽的衣襟,露出了一半雪白的胸脯。

蒋宁昭的脸色一动,从那神情来看,宣和推测对方听得懂日语。

因为设定了自动模式,萤幕上的剧情还在继续进行,就在傲娇女仆说出一句软绵绵的「笨蛋」以後,宣和顿时头皮发麻,心知肚明接下来的剧情,连忙存档关了游戏,起身道:「那个,该睡了。」他说著乾笑起来。

蒋宁昭意味不明看他一眼,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宣和跟在後头,两人回了房间,宣和到浴室里冲澡,出来以後才发现蒋宁昭已经睡著了,於是在擦乾头发後也爬上床,在床的另一侧躺下。床足够宽敞,他们两人就算伸长手脚也未必会妨碍到彼此,宣和闻著床铺上淡淡的香气,拥著柔软的棉被睡著了。

第二天起床以後,蒋宁昭与他到政府机构去办理登记,结束以後,宣和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就这样结婚了。蒋宁昭还有事情要到公司去一趟,到达公司以後,宣和并没有跟著上去,自己到附近的饮料店买了一杯冰红茶,边喝边慢慢踱回车子旁。

没多久,蒋宁昭从公司里头走了出来,旁边跟著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宣和有些惊讶,因为蒋宁昭的神情呈现出前所未见的隐怒与焦躁、甚至是不耐烦,那些情绪都清楚地写在脸上,宣和觉得蒋宁昭多半是极端厌恶这个陌生人的。

两人谈得并不愉快,但还不至於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蒋宁昭远远望见他站在车子旁边等待以後,朝陌生人比了个到此为止的手势,迳自走了过来。但出乎意料的是,那陌生人居然也跟了过来,彷佛完全不惧怕蒋宁昭的怒气。

「……怎麽,不介绍一下?我听说你结婚了,对象就是这个人吗?」那男人态度轻佻地道,即使露出笑容也不怎麽真心似的,「看起来还是个孩子,我倒是不知道你喜欢年纪小的。」

宣和默默望著男人,忽然打从心底感受到一股无法遏止的厌恶。

蒋宁昭皱眉,抿紧唇道:「不干你的事。滚开!」

陌生人却还不放弃似地凑过来,专注的眼神彷佛细细打量著宣和,说道:「除了年轻以外,其他部份倒是乏善可陈。听说他是你母亲介绍的对象?」

「……沈卓云,不要自取其辱。」

宣和听见蒋宁昭的声音,近乎冷漠。

那陌生人的脸色僵了一下,又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了,你别生气。下次再来找你,好吗?」

蒋宁昭不置可否,甚至没露出其他的情绪,只是在陌生人离去以後,对宣和说:「上车,该走了。」

宣和安静地上车,想起方才那人,虽然态度轻佻,言语也近乎尖锐,但那人意外地长得好看,是一种近似於艺术品般受过精细雕琢的美丽,看起来年纪并不比蒋宁昭小,却又不显老,只让人觉得成熟。

但不知为何,宣和知道自己讨厌那个人,从里到外都讨厌。

差强人意的婚姻 五

五、

虽然先前举行的是西式婚礼,并没有按照传统规矩进行,但在双亲的要求之下,宣和仍然在婚後几天偕同蒋宁昭回了一趟家。

蒋宁昭的态度不怎麽热络,但也还算彬彬有礼,就在他与宣和父亲在客厅里喝茶时,宣和被母亲叫到别的房间里说话。母亲上下看了看他,说道:「你跟宁昭相处得还可以吧?」

宣和一怔……倒不是因为母亲的问题,他明白这不是对方真正要问的东西;而是因为他自己都几乎没这麽叫过自己的伴侣,但母亲却叫得这麽自然熟络,好像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那件案子,要是让你爸爸的公司承包就好了。你回去问问他,就说这次的案子你爸爸很有信心,还聘来了国外有名的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