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差强人意的婚姻 第13章

作者:lunarrabbits/荧夜 标签: 婚恋 近代现代

这句话问出口的瞬间,宣和也傻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这麽说,很显然这是一次口误,但要是蒋宁昭真的这麽要求,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在事後尴尬得无地自容。即便他自己都曾经舔过那个东西,但这里是医院,灯光明亮得几乎刺眼,他很难毫无芥蒂地为蒋宁昭做任何服务。

蒋宁昭却瞪他一眼,哑著嗓子道:「不需要。」

对方说是这样说,但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他身上。宣和多少感觉尴尬起来,却又不能立刻离开这里,只好低著头,眼神放在对方的动作上。

蒋宁昭的动作却还是那样慢条斯理,喘息低沉又隐隐有些焦躁,宣和看了一会,终於忍不住说:「你是不是不习惯……做这种事……」

「闭嘴。」蒋宁昭粗喘著道。

宣和没有退缩,只小声地说:「你揉一下……顶端的那个地方……」

「吵死了。」蒋宁昭喘息变得快了些。

他偷偷注意著对方的动作,蒋宁昭的手指果然在那里轻揉著,上方的小孔顿时溢出了一丝透明液体,整根器官胀得更加明显,宣和不自觉地靠近了几步,说:「下面也要,会很舒服的……」

男人彷佛已经没有馀裕斥责他,手指往下伸,照著他的话反覆地抚慰自己,没过多久,蒋宁昭下腹肌肉一阵收缩,喘息著把那些液体都射到了容器里面。

直到後来整理好衣著洗过手走出隔间,把密封好的容器交给护士时,宣和都不敢抬头望向蒋宁昭。他倒不是觉得自己做错什麽,只是蒋宁昭似乎对他说的那些话有些介意,没出隔间时还问了一句:「你对这种事很熟练?」

宣和记不起来自己当时回答了什麽,只觉得尴尬与窘迫使得他的脸颊耳根都一阵阵地发烫。

一切事宜都处理完毕後,贺崇岳起身送他们出去。宣和瞧著贺崇岳脸上饶有兴味的笑意,恨不得可以立刻逃离这家医院,最好往後不用再来。三人走到医院门口,正等著司机开车过来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宣和一看来电显示,连忙回头对蒋宁昭道:「我接一下电话。」

蒋宁昭应了声,宣和走开几步,到远一些的地方接听。

电话是他研究所的同学打来的,他因为结婚请了一个月的长假,许多学校的事情都是由同学通知,这次也不例外,对方打来询问他是否要跟著教授参加某个在外地的学术研讨会,宣和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毕竟是个难得的机会。两人谈论了一会关於研讨会的细节,便各自挂了电话。

宣和往回走,走到转角时,忽然听见了贺崇岳的声音,没多想便停下了脚步,侧耳细听。

「……你知道沈卓云回来了?」

「他前几天来过我公司。」蒋宁昭声调平淡,但仍然听得出一丝不快。

「我听人说,他跟他那个外国老婆离婚了。」贺崇岳压低声音,「不过他回来这件事还是有些奇怪……」

「无所谓,反正不干我的事。」蒋宁昭轻嗤了声。

「……你是不是,还惦记著他?」贺崇岳的声音很轻,轻得宣和几乎以为他并没有出声。

问出这句话的人与悄悄听著这场对话的人都在等待著回答,然而蒋宁昭始终没有说话。宣和在原地站了一会,终於转过身,轻手轻脚走远了些,再走过来时,步伐间弄出了明显的声音。蒋宁昭见他过来,有些不自在地问道:「谁打来的?」

「研究所的同学,专程打来通知我一些学校的事情。」宣和微微笑著。

蒋宁昭淡淡应了一声。贺崇岳望著蒋宁昭,促狭地笑起来:「你该不会连他跟谁打电话都要掌控吧?」听著这样的臆测,男人却只是哼了一声,脸上尽是不以为然。

两人跟贺崇岳道别之後,各自上了车。宣和上车以後,忽然察觉一件事,跟蒋宁昭一起坐在後座时,自己永远是坐在右边的位置。他隐约知道坐在这个位置的人通常是车中地位最高的人,却又想不出来,为何对方每每让他坐在右侧。

他看了蒋宁昭一眼,男人一派平静无波的姿态,脸上还留著一点点几不可见的潮红。

「我们去南方渡蜜月吧。」宣和突然道,「去海滩上晒太阳,戴著太阳眼镜逛街,然後边走边吃香草冰淇淋……」他慢慢地说著,脸上的笑意同时溢了开来。

对方书房里挂著某个摄影师的作品,照片里是夕阳、云霞与漫无边际的海。宣和觉得对方会喜欢这个提议。

蒋宁昭一怔,随即道:「好。」

在午後穿过车窗的刺目阳光下,蒋宁昭的神色居然显得有些柔和。

差强人意的婚姻 六

六、

订好蜜月的行程之後,蒋宁昭与宣和抽空回了一次蒋家老宅。

除了蒋宁昭的双亲以外,其他较常走动的亲戚也都在场,犹如一场小型家宴,因此宣和分外紧张。他被蒋老太太带著,将每个亲戚介绍给他认识,其中也包括钱秘书的母亲蒋宁昭的表姐。

在一轮寒暄之後,宣和终於得以坐下,一旁的蒋老太太递来一杯茶,宣和连忙接过道谢。

「我听宁昭说,你们要去渡蜜月?」

「是的。」宣和谨慎地道,「去可以多晒太阳的地方,可能对他的身体比较好。听说晒太阳多少能增进人体的免疫力。」

蒋老太太点头,「这样也好,不过有一件事要你费心。」

「您说。」宣和忙道。

「他性子暴躁,就算生了病也不会说,你要多注意。」蒋老太太说著叹了口气,「他从小身体就不好,又不会照顾自己,十七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险些就……」她说著摇摇头,「还好後来是没事了,可是身体却怎麽都养不好。」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宣和放下茶杯,慢慢道。

两人又说了一会閒话,多是关於蒋宁昭的一些习惯,宣和虽然精神紧绷,但也不由得承认蒋老太太确实是位极好的母亲,先不说对於儿子的关切,就连对他这个外姓人也十分客气,不似一般婆媳那样水火不容,显然是爱屋及乌的缘故。

等蒋老太太让他去找蒋宁昭时,宣和总算松了口气。

问过佣人,才知道蒋宁昭嫌人太多,到他自己原本的房间里休息去了。宣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吃一些东西再去找对方。虽说是家宴,但其实也只是自助式的餐会,宣和脸上摆出礼貌性的笑容,向几个刚刚认识的亲戚致意,夹了一小盘菜肴就匆匆走开,寻了个冷僻位置用餐。

就在宣和独自一人待在阳台上默默进食时,不知是蒋宁昭的表妹还是堂妹,几个女人在屋内谈话,虽然压低了声音,但仍隐隐传到了阳台上。

「……看起来倒也普通。说实话,我以为蒋宁昭会一辈子独身呢。」

另一人笑道:「普通是普通,看起来蛮乖的,要是跟表哥吵起来,一定不会回嘴。」

「对了,听说当初是他母亲提议这件婚事的……不过一开始提的就是这个二儿子,他们家不是还有大儿子跟小女儿吗?」

「大儿子要继承家业,小女儿……听说那小女儿刚满廿岁,要是嫁过来就是老夫少妻了,不过现在嫁来的这个,好像也才廿几岁。」

「还不是因为不受宠。」有一人嗤笑,「十几年前那件事情,你们都忘了吗?」

这话一出,其他几个人也笑了起来。宣和垂下头,自嘲地撇了撇唇角;不曾料想到,过了这麽多年,还有人记得那件事情,一时竟不知该哭该笑。他慢慢吃完盘子里的食物,等在里头的人走远以後,才悄悄走进去,脸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