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差强人意的婚姻 第23章

作者:lunarrabbits/荧夜 标签: 婚恋 近代现代

「……嗯。」宣和差点笑出来。他一瞬间意识到这句话其实才是真正的重点。

「只要先说,我会勉强让你去。」蒋宁昭似乎仍有些不悦,声调沙哑低沉,犹如受欲火侵蚀烧灼过一般:「现在……该你赔罪了。」

第二天早上,宣和起来时才发现自己睡过头了;身上的牙印吻痕历历在目,却丝毫没有情事过後的黏腻感觉,显然是对方帮他洗了澡。下楼一问,才知道男人早早就起床上班了。

终於结束了冷战,宣和心情极好,换了衣服便前往学校上课。但在课堂间的休息时间,他去找了教授,委婉地找了个藉口告知教授自己无法参加学术研讨会。

事实上,他并不是那麽肯认真上进的学生,先前与蒋宁昭争执,不过是不满对方的霸道,如今冷战结束,宣和仔细一想,发觉才新婚不到两个月,再加上这是第一次参与对方的生日,他考虑著自己或许该学著尽到身为对方另一半的本分,终究决定放弃实际上重要性还不够高的研讨会。

相熟的同学知道这件事情後,跑来问他原因。宣和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模棱两可的敷衍过去。

同学没有讶异於他的含糊,却又问道:「既然你不去了,那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照顾猫?放心,研讨会结束我就立刻回来把它接回家。」

宣和有些讶异,但依旧道:「我要回去问一下……」

「问你的情人?」同学戏谑地笑道。

「你怎麽……」他面上惊愕。

同学指了指他的左手,笑出声音:「戒指都招摇地戴在无名指上了,你以为有长眼睛的人谁不会发现?不过,一般不会戴在无名指吧,又不是已经结婚了。」

宣和意会过来,脸忽然热了起来。

……他确实是已经结婚了。

「总之,要是可以的话,之後我就把猫送到你家去;要不是我家的猫很讨厌宠物店,就可以直接寄养到店里了……它年纪还很小,最喜欢在我脚边磨蹭撒娇;生气时抓人虽然很痛,但还是可爱……」同学说著爽朗地笑了起来,彷佛以身为猫奴自豪。

不知为何,宣和忽然觉得有些感同身受。家里的男人看起来坏脾气又别扭,但实际上却很黏著他,也明显喜欢跟他肌肤相亲,而宣和并不讨厌这样的对方。

下课以後,宣和回到了家,正巧蒋宁昭也回来了。两人一起到饭厅吃晚餐,宣和吃了几口饭,便说道:「我决定不去研讨会了。」

蒋宁昭神色一动,说:「我没有不准你去。」

「嗯,我知道。」宣和咀嚼著沙拉道,「既然是生日,我还是应该陪你过。」

「那你的教授……」蒋宁昭说了一半又闭上嘴,似乎不知道该怎麽说下去。

「学校里面研究同一个领域的教授不是只有他,以後找别人当指导教授就好了。」宣和喝了口牛肉清汤,又接著道:「不用担心,真的没问题。」

蒋宁昭闻言,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感到恼怒,仍旧气势汹汹地道:「我没有担心!」

宣和只是微笑,也不管对方想要辩驳的意图,突如其来问道:「对了,你喜欢猫吗?」

蒋宁昭看上去明显一愣,神色忽然变得有些诡异,随即道:「最多就是不讨厌。你问这件事做什麽。」他的语气有些软了下来,隐隐有些柔和。

但宣和却没注意到对方的变化,笑著说道:「之後我同学要去研讨会,希望我帮忙养猫。既然你不讨厌,那就太好了。」

他说完以後,才发现蒋宁昭的视线撇到别的地方,神色似乎不太高兴,正想叫对方晚餐多吃一些时,突然听见对方用微弱而略带怒意的声音骂了句「笨蛋」。

周末的时候,宣和到同学家里把猫咪接了回来,附带而来的还有一些猫咪的饲料、玩具、猫砂等一大袋东西。他事先问过家里的女佣,有半数以上具有养猫的经验,因此他把猫带回来时,还特地告诉同学家里的人知道怎麽养猫,让对方放心。

他把那只银灰色的虎斑猫带进屋子里时,蒋宁昭正在看报纸,见他进来,神色微微一动;宣和忙道:「这只猫叫作柠檬,不过我不知道品种,只知道它两岁了……」他边说边把笼子打开,柠檬一溜烟跑了出来,好像有些不知所措似地,躲到了沙发後面。

蒋宁昭平平道:「那是美国短毛猫。」

宣和微怔,说:「原来你也懂得猫的品种……」他这麽说了以後,才想起蒋宁昭自己就养了一匹白马,虽然是寄养在俱乐部,但仍然会定期去看看,也就是说对方其实很喜欢动物。

蒋宁昭指使地道:「现在快中午了,你去准备饲料。」

宣和听话地从袋子里找出饲料盆,迟疑地倒了三分之二盆的饲料,又到厨房把水碗装满,接著拿到客厅。蒋宁昭站在沙发旁,宣和有些担心,把饲料盆及水碗放下,正想说些什麽时,蒋宁昭已经转过身,说道:「把猫的东西交给女佣,她们会处理。」

几个女佣把猫咪的生活用品跟一些玩具都放在客厅旁的一间房间内,里面十分空旷,只有一张长沙发与宽矮的茶几,落地窗外头是木头搭的矮阳台与後院的草坪,给了猫咪够大的活动空间与宽广的视野。

宣和回到客厅时,柠檬还固执地躲在沙发後面,蒋宁昭拉著他去吃午餐,显然打算把猫放著不管。到了下午,宣和到客厅观察一下,发现饲料跟水都有被动过的痕迹,多少有些松了口气。

蒋宁昭似乎很介意还躲著人的猫,宣和傍晚下楼想找些东西充饥时,发现蒋宁昭正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板上,伸长了手,试图用逗猫棒把柠檬引出来。

宣和站在客厅外,而男人不知道已经试了多久,宣和看到以後,又过了几分钟,柠檬终於被引了出来,一人一猫就著逗猫棒玩了一会,最後柠檬好像终於确定男人没有敌意,於是靠过来小心翼翼地蹭了一下男人的手。

蒋宁昭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微笑,是单纯而毫无嘲讽意味的笑容,宣和惊讶地瞪大眼,但那温柔的笑容一瞬即逝,对方发现了宣和的偷窥以後,脸色沉了下来,不知是生气还是感到不自在。

「……你站在那里做什麽。」

「只是路过。」宣和小声道。

蒋宁昭哼了一声,把柠檬抱了起来,坐到沙发上,说道:「过来。」

宣和依言走过去,在男人身边坐下。蒋宁昭一边抚著柠檬的毛,一边说道:「你要让它熟悉你。」

宣和有些不知所措,只好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柠檬背上的软毛,不知道是因为解除了戒心还是别的原因,柠檬没有抗拒他,但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抚摸一个活著的生物,心里也有些微妙,手上柔软与温暖的感觉让他不自觉摸了一下又一下。

晚上的时候,柠檬彷佛已经习惯了,但却仍旧依赖蒋宁昭,一直黏著男人不放。就宣和的观察来说,他觉得蒋宁昭应该也是乐在其中。

在为猫咪空出的房间里,宣和窝在沙发上玩著NDSL,蒋宁昭则在一旁逗猫。宣和悄悄注视著一旁似乎已经变得要好的猫咪与男人,忽然有些想笑;他觉得靠著沙发坐在地上跟猫咪玩著的男人根本也就像只大猫,蒋宁昭能这麽快就让猫咪卸下防备,可能是因为猫咪也觉得蒋宁昭的气味类似同类。

等到宣和结束了游戏,另一边的大猫与小猫也玩累了;蒋宁昭有些昏昏欲睡,柠檬则蜷在对方脚边,安安静静地窝著。

後来蒋宁昭把柠檬抱到房间角落已经铺好毯子的小窝里,便微微打著呵欠离开了。宣和跟在男人身後,两人上楼各自洗澡,等宣和回房间时,蒋宁昭已经快睡著了。

宣和躺下,伸手关了灯,却怎麽也睡不著,但不知不觉,蒋宁昭却凑了过来,像以前曾发生过的那样,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宣和明白这不是求欢的暗示,而只是亲近的表现,下意识用手揉了揉对方的短发,感受著男人温暖的呼吸喷在自己的颈下。

他这一整天几乎什麽都没做,除了把柠檬带回来,剩下关於猫的事情都是蒋宁昭在打点照顾。虽然这明明是他带回来的猫,而对方是宣称「只是不讨厌」猫的男人,但宣和或多或少觉得自己有些被忽视。

可是,在这样的夜晚,蒋宁昭却撒娇似的躺在他怀里,就像猫咪亲近饲主一样;不知为何,宣和突然感到有些释怀了。

在周末过後,宣和特地又找女佣问过一次,确定蒋宁昭生日的确切日期後,便趁著男人上班的时候独自出门。

蒋宁昭的生日礼物必须提前准备,虽然当天中午还要回蒋家老宅一趟,蛋糕之类的东西不需要由他打点,但他光是送礼物一件事就想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