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差强人意的婚姻 第44章

作者:lunarrabbits/荧夜 标签: 婚恋 近代现代

宣和陪孩子玩了一下,随手把旁边一个没比蒋悦小多少的猫咪布偶抓过来,塞到孩子怀里,於是蒋悦就抱著软绵绵的白猫玩偶,眼睛眯起来,发出了近似笑声的细碎声音。

……果然是父子,跟蒋宁昭一样喜欢猫。他这麽想著,一边失笑,忽然瞧著那只猫咪玩偶,神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

这只玩偶不知道是谁买的,看起来有些旧,但保存得很好,多半是蒋宁昭以前用过的旧物,然而不知为何,宣和却觉得这只玩偶相当眼熟,彷佛在哪里看过一般。

这时蒋宁昭拿著奶瓶走了进来,问道:「你在看什麽。」

宣和回过神来,忙道:「没什麽。」

蒋宁昭并未多问,动作熟练地把蒋悦抱了起来,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把奶瓶凑到孩子嘴边;蒋悦却似乎不乐意喝牛奶,但只偏头抵抗了几次,就乖乖张嘴含住奶瓶的前端。过没多久,蒋宁昭移开了奶瓶,蒋悦喝了大半瓶牛奶,似乎快要睡著了。

於是蒋宁昭放下奶瓶,轻轻拍著蒋悦的後背,过了一会才小心地把孩子放上婴儿床,仔细地盖好被子。

两人安静地走出房间,宣和问道:「那只猫咪玩偶是你以前的东西?」

「嗯。」对方应了一声。

「我总觉得很眼熟……你在哪里买的?」他仍想著那只白色猫咪。

蒋宁昭转过来望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说道:「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为什麽要摆出这种态度……宣和心中觉得莫名其妙,但也没有多问。他猜想,那只玩偶对蒋宁昭而言,或许有什麽特殊的回忆,所以才会一直保留至今。

但这件事毕竟没有那麽重要,宣和很快就把这件事放下,转而去招待宾客。

等宾客们都离开以後,宣和与蒋宁昭送走了两位依依不舍的老人;他这会真的觉得有些累了,到婴儿房看了看蒋悦,便躺在沙发上睡著了。

蒋宁昭这时正指挥女佣收拾善後,不一会,也走进了婴儿房内,瞧著睡熟的宣和,拿了毯子替对方盖上,在一旁坐下。

宣和再醒来时,蒋宁昭正抱著蒋悦,蒋悦的脸埋在男人的肩上,蒋宁昭小心地拍著孩子的背脊,动作轻缓,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情感,宣和望著蒋宁昭一副慈父的模样,不由得在心中承认,对方确实是一个比他称职的父亲。

他看了看时间,问:「小悦喝过牛奶了?」

蒋宁昭点头。

宣和起身,往门边走去,一边道:「你吃晚餐了没?我去让人准备。」

「宣和。」男人忽然唤了一声。

他顿住脚步,回过头来,但对方已经把一个不知名的东西扔了过来,宣和手忙脚乱地接住,只觉得触手处十分柔软,仔细一看,才发觉是那只猫咪布偶。

「这是你忘了的东西。」对方严肃道。

「我?」宣和疑惑地抱著玩偶,看了又看,只觉得越看越眼熟。

蒋宁昭这时已经有些不耐烦地道:「那只猫是我买给你的。」

「什……什麽?」宣和目瞪口呆。

「看来你倒是忘得一乾二净。」蒋宁昭嘲道:「你才几岁,记忆力就开始衰退了。」

宣和心中愕然,迟疑地问道:「所以,在老宅相亲那次,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不是。」蒋宁昭斩钉截铁道。

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却忽然有什麽记忆的片段流淌过去,有些小处历历在目,但却大部分都十分模糊;宣和犹豫了一下,不确定地问道:「这只猫……是不是还有另外一只,黑色的?」

蒋宁昭这时总算神情松懈了些许,说道:「原来你记得。」

宣和摇了摇头,恍惚道:「不,我不记得……只是这麽觉得。」

「哼……忘恩负义。」蒋宁昭瞥了他一眼道。

宣和瞪大眼,但蒋宁昭的话却还没说完,仍继续说道:「那天我让司机送我到山间的别墅去小住,半路上他忽然把车停下来,等他下车一趟又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个浑身伤口的小孩。」

宣和一怔,想起了那个救了自己的中年男子。

「那个小孩到了车上,明明都昏睡过去了,就是抓著我的衣服不放手。」蒋宁昭撇唇,嘲道:「你知道我在说谁?」

「难道……是我?」宣和越发肯定,但仍犹豫地道。

蒋宁昭狠道:「早知道你什麽都记不起,当初就该直接把你送到警察局。」

「咦?」

所以说……蒋宁昭没有立刻把他送到警察局?宣和揣测著当时的情况,努力回想,但仍然什麽都想不起来。最後他终於放弃,歉疚地道:「对不起,我真的想不起来。」

蒋宁昭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悦。

「所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以为我会认出你吗?」

但他根本没有认出对方,还把对方当成陌生人看待,态度最多就是彬彬有礼,完全没有任何感情成份,而且心中还希望男人能拒绝婚事。想到这里,他发现蒋宁昭就像闹别扭似的,看也不看他。

「对不起。」宣和忽然有些好笑,又隐隐有些感动,「真的很抱歉,我一定会努力想起来的。」

他从来不知道,他们的缘份从那麽久之前就开始了,虽然不至於有什麽「这果然是命中注定」的浪漫想法,但仍然隐隐感到开心。眼前的这个人,从十几年前就知道他了,而且多半是一直都记得的,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蒋宁昭其实就已经暗中注视著他……光是这麽想著,宣和就觉得心中温暖。

自从知道自己小时候与蒋宁昭见过以後,宣和就开始不断地回想当时发生的事情,但或许是时日久远,他只隐约想得起一些细节;从那时候残留的一点陌生印象来看,他多半不是立刻被送回家里,而是在某个地方住了一段时间才离开。

他渐渐想起了那时候,有人给了饥饿的他温暖的热汤与饭菜,让他洗了暖洋洋的热水澡,甚至让他睡在柔软的床铺上,他还想起了那一对黑猫与白猫的玩偶,但记忆也就到此为此,更多的,他什麽都想不起来。

宣和实在无奈,却又毫无办法。蒋宁昭对他一直想不起这些事情似乎有些介意,但宣和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只能满怀著歉疚。

在夏天来临时,他在学期结束前办了休学。

蒋悦还很小,一整天都让保母照顾,也显得他失职,既然已经为人父母,宣和打算自己休学照顾孩子,等孩子大一些,再回学校复学。他做出这个决定时并没有跟蒋宁昭商量,自己对读书这件事也没有那麽看重,但蒋宁昭知道以後,著实发了一顿脾气。

「我没有叫你休学!」男人怒气冲冲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