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合格总裁培养计划 第10章

作者:魔法少女兔英俊 标签: 欢喜冤家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近代现代

  陆有心诚实地说:“……好看的还是喜欢的。哎,我跟你扯这个干什么,我走了啊!”
  她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我俩孩子快要放寒假了,你小时候是不是揍过陆海腾啊?”
  陆泽野挑了挑眉毛:“干嘛?多少年前的事了,我跟你说现在碰瓷可来不及了,那小子要是脑袋不好使也是随你,跟我没关系啊。”
  陆有心嗤之以鼻:“聪明着呢!就是我觉得他快到青春期了,有点叛逆,寒假你帮我管两天弟弟!陆渺空倒还行,女孩子省心,买一送一,你也帮我看看啊!”
  陆泽野愣了一下:“把孩子给我带?你也太狠心了。”
  陆有心假装没听见他说的话,撒腿就跑。
  陆泽野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突然想起来问向晚林:“刚刚她说老爷子是装病?”
  向晚林叹了口气:“是真病了,就是有心小姐一直觉得不严重,我给她看了病历她也不信,说是P的。老陆总也不想让你们担心,每次都是在身体状况还不错的时候见你们,有心小姐看他精神状态还不错,更加觉得我们是骗她的。”
  陆泽野总结了一句:“我们这一家人嘿。”
  两人进了病房,老陆总十分明显地露出了笑容,还要假装不高兴:“你们过来干什么,工作太闲了?我不都跟你们说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工作……”
  陆泽野拉了个凳子一坐:“哎,这不是见一眼少一眼吗。”
  老陆总瞪着他:“虽然是这个道理,但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不高兴呢。”
  陆泽野笑起来:“这不是你自己说的话吗?”
  老陆总反应过来:“你们见着有心了?哎,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你看看她,那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找个人定下来!一天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
  陆泽野打断他:“您也别说小姑一个人了,你三个孩子哪个现在家庭美满婚姻幸福的?”
  老陆总眨巴眨巴眼,陆泽野掰着指头给他数:“大伯五十大寿都过了还单着呢,我爹丧偶,小姑未婚先育俩孩子至今不知道爹是谁。”
  老陆总羞愧地闭上眼:“你可别说了。”
  陆泽野还笑嘻嘻的:“我觉得这就是咱们家族特色,按照这个规律,我估计我之后也……”
  老陆总随手找了个苹果砸他:“不许胡说!哪有这么咒自己的!小林,你以后可看着点他找对象!”
  陆泽野把苹果抛给向晚林:“帮我削个皮呗小秘书。你还真觉得他能管得住我?我以后找对象,他说不行我还能听了?”
  老陆总看着他们俩相处还不错,心里高兴,但还是板着脸跟陆泽野说:“你凭什么使唤人家给你削苹果!他现在是你老师,该是你给人家削!”
  向晚林把垃圾桶挪到脚边熟练地开始削苹果:“如果小陆总真的找了个不那么合适的对象,我不会说不行,我会十二分赞同,然后催促他们订婚结婚,算好什么时候生小孩什么时候生二胎,顺便替他们规划好婚后整个家族二十年的发展路线……我相信小陆总看完我的规划书,可能就不想结了。”
  陆泽野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但是想想觉得,这还真挺有可能的。只能愤愤地抗议:“你这也太过分了!”
  说话间向晚林削好了苹果,递到陆泽野手边。
  陆泽野接了正要咬,就听见向晚林低声说:“快吃吧,白雪公主。”
  陆泽野的动作顿了顿,莫名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调戏了。
  向晚林笑着看他:“怎么,害怕我下毒了?”
  陆泽野把苹果当成向晚林,狠狠地一口咬下去:“我百毒不侵!我怎么觉得你在我爷爷面前格外嚣张呢,仗着有他给你撑腰?”
  老陆总得意洋洋地插着腰:“没错,我就是小林最坚实的后盾!”
  陆泽野嗤之以鼻:“你怎么不给他建个后援会呢?”
  老陆总一脸茫然:“后援会是什么?我倒是打算给小林建个基金会。”
  陆泽野:“……行吧,比后援会值钱。”
  作者有话要说:  陆泽野:我以后婚姻不会幸福的!这是我陆家传统!我以后找对象不会听向晚林的!关他什么事!
  老陆总:笑看孙子插flag.jpg


第11章 往事
  老陆总显然还对陆有心的事情耿耿于怀,嘀嘀咕咕翻来覆去地抱怨。
  陆泽野咔嚓咔嚓啃着苹果,觉得他小题大做:“咱们家有问题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好歹是来看你的,知足吧。”
  老陆总哼哼了两声:“你倒是看得开。”
  陆泽野拿着苹果的手僵了僵,突然露出一个不怎么友善的笑脸:“我要是看不开,当年就该跟我妈一起跳下去。”
  老陆总突然变了脸色,厉声道:“陆泽野!”
  向晚林愣了一下,相处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老陆总露出这样的神色。
  陆泽野突然没了胃口,做了个投篮的姿势随手把半个苹果扔进了垃圾桶,脸上笑容更显灿烂:“怎么了?不能提?是不能提我想死,还是不能提我妈啊。”
  向晚林不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笑,第一次见面他对着陆有志,也是顶着这么张笑脸。这就像是他浑身尖刺竖起来的信号,他笑得越灿烂,越满不在乎,眼底化不开的墨色越浓。
  向晚林抿了抿唇,看向老陆总。
  老陆总显然不想提这件事:“……你别总把这件事挂在嘴边。”
  “我总问,还不是因为你们遮遮掩掩。”陆泽野站了起来,笑容灿烂得不合时宜,“我当初住校,回来就发现我妈没了,你们只说是自杀,为什么自杀?怎么自杀的?”
  “都说了是自杀!”老陆总猛地拍了下手边的柜子,“她当初心里想什么,我们怎么能知道?是我们对不起她,没有好好关心她,但她都走了,你现在纠缠这些有什么意思!”
  老陆总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了。
  但陆泽野无动于衷:“你就是不说我也知道。除了陆有志,谁能逼她。除了陆有志,谁能让你这么护着。”
  老陆总哑了嗓子:“你不要胡思乱想……”
  陆泽野冷笑了一声,转身出了病房。
  向晚林低下头:“抱歉。”
  老陆总疲惫地闭上眼睛:“你有什么好道歉的。”
  向晚林难得露出点不知所措的表情:“我原本觉得,让您见见他,您会高兴的,没想到……”
  老陆总苦笑一声:“他能来我确实很高兴,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这件事……你们来的时候,谈到过这个话题吗?”
  向晚林有些犹豫:“应该没有,我们只遇到了有心小姐,她忙着去接孩子……”
  老陆总叹了口气:“难怪。他妈妈去世那天,原本答应要接他放学的。”
  向晚林放在身边的手紧了紧。
  老陆总看向他:“看样子你们相处得还不错,这很好。我没挑错人,小林,你是值得托付的。”
  向晚林皱着眉头:“他……做得挺好的,学得很快。”
  老陆总垂下眼:“小野这个孩子,最重情义,也容易钻牛角尖。你别看他现在一副不要人管,要跟他爹同归于尽的样子,我觉得他还是能教的。小林,你替我看着他点,必要时候拉他一把……别放弃他。”
  老陆总说过很多次要把陆泽野托付给他的话,向晚林觉得这大概是最正式的一次。他有些张不开口,就好像把别人的前路扛在了自己的肩上,但他看着老陆总眼里的希冀,还是抿着唇点了点头。
  老陆总欣慰地笑了笑:“去找他吧。”
  向晚林走到停车场,陆泽野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摇下车窗臭着脸看他:“怎么那么久啊,在上面讲什么悄悄话呢?”
  向晚林笑了笑:“我们秘密讨论了一下对付你的秘籍。”
  陆泽野不信:“要有这种东西,陆有志倾家荡产也得搞一份。”
  向晚林看着他,语气稍显意外:“我以为你先回去了。”
  陆泽野鼻子里出气:“我可不是等你,我只是还有点话要跟你说,上车。”
  向晚林坐进车里,轻轻嗅了嗅:“你又点烟玩了?”
  陆泽野面无表情:“你管我呢,现在是我问你,你有问题一会儿再说。我问你,关于我妈的事情,老爷子跟你提过没有?”
  向晚林:“我只知道夫人已经过世了,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
  陆泽野点了点头,随后又想自己最近好像也太信任他了,不能他说什么都相信,于是凶巴巴地说:“既然你不知道,那你刚刚怎么不回避一下?”
  向晚林眨眨眼,十分无辜:“没来得及。”
  “什么?”陆泽野觉得他这个理由也太敷衍了。
  向晚林有点儿无奈:“是你毫无铺垫就开始了这个话题,你们俩气氛那么僵硬,难道我要说你们先暂停一下,我出去以后再继续?”
  陆泽野想象了下那个画面,勉强被他说服了。他扯了扯嘴角,放松脊背靠在座椅上:“也是,这事跟你没关系。”
  向晚林静静地看着他,他有点不太想承认,自己居然觉得有点心疼。但这种时候陆泽野也许并不需要他的安慰,他要是在这个时候开口,或许只会适得其反。
  他试着问:“要找个楼道蹲一会儿吗?”
  陆泽野无声地笑了一下:“你那么聪明,大概也猜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向晚林点了点头:“嗯。”
  陆泽野翻了个白眼:“真不谦虚。”
  向晚林觉得这也没什么好谦虚的,大概是个明眼人就能猜出怎么回事了。
  陆泽野动了动手指:“我先把话说在前头,我不管你有什么算盘,只有一件事,你要是想给陆有志说好话……那个什么教学就趁早结束吧,你也别出现在我面前。”
  向晚林回答得风轻云淡:“我会站在你这边。”
  陆泽野有些意外,他盯着向晚林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一点讨好、虚伪或者其他什么负面情绪的影子,但他的眼底一片澄澈,居然还有点温柔。
  陆泽野没由来地有些焦躁,好像周围的温度都升高了几度,他打开了车窗,呼吸几口新鲜空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半开玩笑似的说:“我身边可不好站,刀山火海你都跟我去吗?”
  他紧绷着神经注意着向晚林的表情,想看清他有没有犹豫。
  向晚林笑了起来:“我只说站你这边,可没说要陪你上刀山火海。如果你非要去,我可以站在边上看你去。”
  陆泽野噎了一下,愤愤地发动车子:“不讲义气!”
  向晚林低声笑起来。
  陆泽野板着脸,内心却在天人交战。一个他说不能这么轻易就相信向晚林,他是老爷子的狗腿子,不会站在他这边的,都是骗人的。
  另一个他说信一下也没事,就先试一下,向晚林要是敢骗人,就打断他的狗腿。
  向晚林不知道,陆泽野在一路上已经完成了自我说服,总算下定决心想要相信他一次。
  陆泽野盯着他,自言自语:“就一次。”
  向晚林以为自己听漏了他什么话:“什么?”
  陆泽野扭过头:“没什么,我在想你有个小红花,我也得搞个什么评价机制,咱们这是双向选择。”
  向晚林没什么意见:“行,你正好可以学学怎么写企划书,可以就按照我给你的那个模板来。”
  陆泽野嗤之以鼻:“谁要抄你的,我自己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