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合格总裁培养计划 第48章

作者:魔法少女兔英俊 标签: 欢喜冤家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近代现代

  他低垂下头:“没关系的,偶尔哭一下也没关系的。”
  他一边这么说,一边用力眨了眨眼睛,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陆泽野从背后伸手替他擦擦,向晚林无奈地闭起眼睛:“傻子,你抹了我一脸。”
  陆泽野嘀咕:“我又看不见。”
  向晚林:“那你就转过来。”
  陆泽野又把脸埋到他背上:“不行,我现在哭得太丢脸了。”
  沉默了许久,陆泽野拍了拍向晚林的肩膀:“已经很好了,他把想做的事情有做完了,时间已经对他很宽容了。”
  向晚林抬起了头:“哎,你看看,那个是不是你外公外婆。”
  陆泽野茫然地抬了抬头,不远处有位老妇人推着轮椅上的老先生缓缓走过来,两人都是一身黑色的正装,边上还有人给他们打着伞。
  陆泽野犹豫了一下,抹了把脸朝他们走过去。
  向晚林这次没有回避,他走在了陆泽野身边。
  老先生哼了一声:“这回不跑了?”
  老妇人笑眯眯地伸手打了他一下:“嗯?我出门前怎么跟你交待的?”
  老先生嘀咕了几句,最后还是语气生硬地开了口:“我们来,也就是跟你说一声。”
  “先前是你爷爷来信,说要解开你的心结。我们合计了一下,虽然我还是看不上你爸,但我们也就你这一个后辈了。我们不希望你一辈子都困在那件事都阴影里,我们想就这么算了吧。”
  “谁知道你这个臭小子,说跑就跑了,给我们吓得够呛。这回你爷爷也走了,走之前他也给我们来了信,说他之前想错了,他说要不要原谅都该你做主,让你自己决定。”
  “我们来,也就是跟你说一声,我们不管了。你自己爱怎么样怎么样,就是偶尔可以来看看我们。”
  陆泽野十分冷淡地“哦”了一声。
  老先生忍不住问:“你就‘哦’?”
  陆泽野哼了一声:“我还生气呢。”
  老先生怒目而视:“怎么着,你还指望你外公跟你低三下四道歉啊?”
  陆泽野挑眉:“干嘛,不行啊?”
  老妇人笑着摇摇头:“你啊,跟你妈一模一样。”
  他们祭拜了老陆总,也相携着回家了。
  陆有志还站在墓前,脸上还挂着泪珠,听着他们的谈话,有些迟疑地看向陆泽野:“儿子,爸爸以后……”
  陆泽野收敛了笑意:“没什么以后,我还是不会原谅你的。”
  “老爷子跟我说你肯定不会跟我妈动手,这个我信,你没那个胆子。但是被你逼死就不是你的责任了吗?”
  “是谁一天到晚在外面拈花惹草,让我妈变成圈子里的笑柄?是谁一天到晚不学无术,一天到晚只知道问老爷子要钱,骗我妈说去上班,实际上到外边去花天酒地的?”
  “我妈为什么自杀,你们都说不知道。他们是有可能不知道,你呢?陆有志,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陆有志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吼了他一句:“够了!陆泽野你以为你妈死了只有你一个人难过吗?我也难过啊!我……”
  陆泽野打断他:“我知道你难过,也知道你们曾经多恩爱。当初你跟着爷爷来W市,别人都看不起你,就我妈肯搭理你,还跟你说话。当初我外公多看不上你我妈都坚持要嫁给你,然后呢?一开始你为了证明自己上进了,还去上班,没几天就喊苦喊累不干了。”
  “爷爷的生意越做越大,笑话你的人少了,有人肯贴上来了,你就变了。”
  “我妈死了以后你也难过了一段时间,然后呢?你又恢复原样,你玩得光明正大了。”
  “你放心,陆有志,我不会饿死你的,但你也别奢望什么父慈子孝了。你作了这么一辈子,就该有这么晚景凄凉的下场。”
  陆泽野转过身,拉住向晚林的手,努力让自己有些激动的语气平复下来:“回去吧。”
  向晚林握紧他的手:“嗯,回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  老陆总杀青啦。
  抱歉啦最近真的好忙,更新时间很不稳定,不过故事也快到结尾了。


正文完结之后还会写点番外,番外基本就是糖啦。
  希望大家戳戳专栏点个收藏,性感兔总,点击带走。
  下本耽美开《彩虹屁我是专业的》,电竞文,不打游戏不影响观看,也求个收藏啦。


第50章 过年
  除夕夜, 向晚林原本安排了酒店家宴, 但陆泽野心血来潮非要自己做饭,还给与会人士发了任务,要求每个过来的人必须带一道菜, 或者自己当场做一道。
  向晚林只好在厨房看着他, 生怕他把厨房炸了。
  他的外公外婆说身体不便,就不来了,不过倒是托人送来了两道菜, 一份红烧鲫鱼,一份凉拌苦瓜。
  陆泽野信誓旦旦:“年年有余肯定是我外婆送了,凉拌苦瓜肯定是我外公, 你看他那个小气鬼, 他才应该多吃点苦瓜降火呢!”
  向晚林看他一眼:“你知道怎么能让他消火更快吗?”
  陆泽野好奇地问:“怎么样?”
  三分钟后,向晚林把捏着陆泽野鼻子让他吃苦瓜的照片发给了他外公,很快收获了一个中老年专用大笑表情。
  没一会儿陆有心带着两个孩子过来了,她手里拎着一只绑住钳子的巨大龙虾,十分自信:“一会儿吃刺身!”
  陆泽野目光微妙,朝她竖起了大拇指:“你长这么大真就什么菜也不会做啊?”
  陆有心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嘿嘿!”
  陆渺空举起手里的两颗蛋,有点不好意思:“我会煮鸡蛋。”
  陆泽野违心夸她:“你可真了不起。”
  陆海腾两手空空, 陆泽野蹲在他面前:“怎么着?没手艺啊, 我跟你说你要是没拿手菜, 今天可没饭吃啊。”
  陆海腾臭着一张脸:“我之前说给你吃狗屎,结果被我妈扔了。”
  陆有心想起来就有气:“你还敢说!很骄傲啊!脏死了!”
  陆泽野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别说, 这臭小子还算有我当年风|范,但是你今天没饭吃了。”
  陆渺空犹豫地看了眼陆海腾,分了一颗鸡蛋给他。
  陆海腾没肯要:“不就是做饭吗?你们家还有什么食材,借点来,我给你们自由发挥。”
  张飞张机这时候也到了,张飞带着傻乎乎的笑容:“老大!新年好!不对,是不是过了今年才能说新年好啊?没事,是不是新年都好,天天好!”
  陆泽野带着笑:“别以为嘴甜就能不用接受考验了啊,给我看看你们的拿手好菜。”
  张飞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看了张机一眼,张机先往前一步,打开手里的盒子,是切好的皮蛋。
  陆泽野扯了扯嘴角:“你们可真行,都带凉菜啊?”
  张飞立刻挺直胸脯,递上自己带来的红烧肉:“老大我这是热菜!大菜!”
  陆泽野眯起了眼:“……是你自己做的吗?”
  张飞明显心虚:“对对对对啊!”
  陆泽野摇了摇头,向晚林叹了口气:“你好歹换个袋子。”
  张飞低下头,看见自己手里提着的袋子上,赫然印着“毛记红烧肉”几个大字。
  他摸了摸鼻子,小声辩解:“但是真的很好吃啊……老大,我做的饭根本不能吃!你尝尝这个!就让我吃口饭吧……”
  陆泽野看向向晚林,表情严肃:“法官大人,我觉得他态度诚恳,认错比较积极,是不是可以考虑……”
  向晚林点了点头:“吃完他洗碗。”
  张飞兴高采烈地撸起袖子:“交给我!哎,你们都准备了什么菜啊?”
  陆海腾已经挑选好了自己要的食材:“正要准备。”
  陆泽野歪了歪头:“鸡腿肉、油面筋、小白菜、紫菜、金针菇……你这是打算做什么东西?”
  向晚林也拧紧了眉头,陆海腾信心十足:“我今天就给你们做个从没吃过的!”
  向晚林:“确实是没吃过这样的。”
  陆有心忧心忡忡:“宝宝你别把厨房烧了……”
  陆海腾有点恼怒:“我才不会!你们没见过那个什么地三鲜一锅鲜之类的吗!我这个叫……特别鲜!”
  陆泽野十分敷衍地给他拍了拍手。
  陆海腾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到了灶台前,研究了一下开关,往下一拧,无事发生。
  他沉默了一会儿,茫然地看了看周围:“这个……你们家是不是没气了?”
  陆泽野:“我们家接的天然气管道,你当是多少年前呢还要换煤气?”
  陆有心鼓励他:“你再转一下试试,说不定马上就好了!”
  陆海腾不死心地左扭右扭,向晚林头疼地揉了揉脑袋:“你往下按了再转。”
  陆有心和陆海腾同时:“哇——”
  陆泽野嗤笑一声。
  陆海腾盯着眼前的食材,有些犹豫,陆泽野忍不住提醒他:“你放点东西下去啊!干烧锅啊,再一会儿要着火了!”
  陆有心笃定:“先放油!肯定得先放油!”
  张飞也凑过来:“烧汤的话先放水也行!”
  陆泽野:“烧肉不得放料酒吗?”
  陆海腾左手水右手油:“一起行了吧!烦死了你们!”
  向晚林大惊失色:“别!会炸!”
  一阵鸡飞狗跳,陆渺空站在门口捏紧了手机,安慰站在一边的张机:“没事,你别怕,一旦有危险我立刻打119。”
  张机:“……是。”
  最后的成品颜色有些诡异,好像是加多了酱油,零碎的黑块也分不清是紫菜还是焦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