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转学第一天就对校草告白是否做错了什么 第45章

作者:岫青晓白 标签: 幻想空间 欢喜冤家 校园 近代现代

  顾方晏给他泡了杯红茶。或许是担心谢翡一个人待在陌生餐桌上会不自在,他没去别的地方, 坐在餐桌的另一侧, 继续处理之前的事。
  中秋在桌子底下。谢翡给开了个罐头,试图用这种方式挽回和小奶猫的父子之情。成果是喜人的, 中秋吃饱过后,主动过来蹭了他两下。
  谢翡收获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满足,吃完后, 真诚地对顾方晏说:“特别想给你一个五星好评。”
  顾方晏从pad屏幕上抬起头:“多谢夸奖。”
  “你怎么一点都不谦虚?”谢翡哼笑一声。
  “没必要。”顾方晏说得淡然。
  谢翡在椅子上瘫了会儿, 起身收拾餐盘,端进厨房,和锅一起塞进洗碗机, 转身时忽然有感而发, 对坐在门外餐桌上的顾方晏说:“我觉得我得了一种病。”
  “嗯?”顾方晏撩起眼皮。
  “饭后幸福症。”谢翡一本正经说道,“我现在内心里充满了喜悦之情,想大声歌颂社会主义好。”
  “关社会主义什么事?”顾方晏冻着一张脸, 面上没有表情,目光说不清是在瞪, 还是就普普通通的看。
  “好吧,大声歌颂你,给你写一首顾方晏之歌。”谢翡转了转左手食指上的戒指,大声说道。
  饭后幸福症通常伴随饭后懒惰症发作,谢翡靠在流理台上,不太愿意挪动。
  他就着这样的姿势看猫。
  小奶猫自顾自玩耍,在地板上来回奔跑跳跃。比起初见时走路都不稳的羸弱模样,它健壮了许多,小小的一团,身子差不多一个巴掌大,但动作飞快,一下子就从餐厅这头跑去那边。
  谢翡分外感慨:“它们猫真的好有活力。”
  “睡前运动而已,一会儿就会找地方窝起来了。”顾方晏说得轻描淡写。
  “你对它好了解。”谢翡把目光转向顾方晏,拖长语调说道。
  “味道有点酸。”
  “明明是我先来的。”
  顾方晏语气平淡:“是你自己不来看它,甚至一放假,就把人家给忘了。”
  “……”谢翡被这话噎住,声音弱下去,“我不是故意的,上课的时候都还记得,谁知道下课铃一打就给忘了。”
  谢翡在厨房里站了一会儿,伸了个懒腰,才往外走。
  谁知就在谢翡走到厨房门口时,中秋突然冲刺过来,一屁股坐下,趴在谢翡即将落脚的地方。
  谢翡赶紧垮大步子,从中秋身上越过去,避免踩到它。但顾方晏家的厨房和餐厅之间有道坎,他后脚跟出来时冷不防被绊了一下。这里门还宽,他走的正中间,没有门框可扶,整个人骤然往前扑倒。
  顾方晏脸色瞬变,迅速从餐桌旁起身,大步过来,在谢翡就要摔下去的那刻把他拉住。谢翡踉跄一步,扑到顾方晏怀中,双手无处安放,想也没想,直接环上了对方的腰。
  一切发生得太快,谢翡大脑处于一种放空状态。过了会儿,才后知后觉整个过程过于可怕了些,如果没有顾方晏,他可能就因此脸着地毁容了。
  一只猫引发的惨案,还是自己的猫,索赔无路、投诉无门,甚至可能一脑袋磕坏顾方晏家的地板,然后进行一波赔偿。
  而下一秒,谢翡开始感到尴尬。
  虽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状况,但场面如此狼狈如此惨烈,还是头一遭,他拖鞋踢飞了一只,顾方晏弄倒了一张椅子,桌上的茶杯因此打翻。
  撇去这些不说,他和顾方晏真是亲密到了极点,就跟黏上了似的,两个人之间没有半点缝隙,要是角度再偏一些,指不定就亲到哪儿。
  ……不过这人腹肌练得挺好,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出线条。
  但现在是感觉这个的时候吗?谢翡你醒醒!
  谢翡抬头、收手,往后退了半步,左脚一踩上地,一阵疼痛涌上来,让他没忍住“嘶”了一声。
  “脚崴了?”顾方晏蹙起眉。
  “应该不是。”谢翡把重心都放在右脚上,低头查看,然后说:“就是被撞疼了。”
  顾方晏也看过去,谢翡皮肤白得跟玉似的,近乎透明,现如今脚踝上多了一小片红痕,突兀惹眼,像是白玉生了瑕。
  “抱歉。”他低声道。
  “该道歉的是猫。”谢翡没好气笑了声。
  但那猫对自己闯的祸一无所知,早追着空气里的细小蚊虫,去了别的地方。
  问题不大,过一会儿就会好。
  谢翡准备单脚蹦出去,但第一下刚起来,就被顾方晏摁住。
  “干什么?”谢翡扭头问他。
  却被顾方晏反问:“你打算干什么?”
  “给你表演金鸡独蹦。”谢翡弯眼笑着。
  顾方晏:“……”
  这混账还一脸自豪,果然是吃饱了有力气折腾了。
  “好吧,能劳烦陛下扶我一下吗?”谢翡算了下厨房门口到客厅的距离和路线,觉得他自个儿蹦过去可能有点难度,不得不朝顾方晏伸出爪子。
  顾方晏扶住谢翡,谢少爷往前蹦一步,他跟着挪一步。
  这进度很慢,谢翡眼珠子一转,煞有其事地对顾方晏说:“我感觉我像是太后,老胳膊老腿儿,上了年纪,被身边的大太监掺着。”
  紧接着捏着嗓子开始了表演:“小晏子,御花园还有多远?”
  “没觉得你像太后。”顾方晏不咸不淡开口,“倒觉得是我在遛狗。”
  “顾弟弟你很欠揍!”谢翡朝顾方晏挥了挥拳头。
  走了一两分钟,他们才到客厅。
  顾方晏把谢翡安置在沙发上,上楼找药。
  这时候,谢翡手机震了一下,裴星原回了他之前的消息,问:“怎么跑外面去了?”
  “我笔直地往前走,可不就走到外面了。”谢翡面不改色扯起瞎话。
  裴星原没怀疑,叮嘱说:“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谢翡心道你说晚了,已经受伤了,但回的还是一个“好”。
  不一会儿,顾方晏拎着个医药箱下来。他找出一只跌打损伤喷雾,没说也没问,直接走到谢翡身前,屈膝蹲下。
  谢翡吓了一跳,差点弹起来,边拒绝边朝喷雾伸手:“我自己来就好!”
  “在我这撞的,我负责。”顾方晏没让谢翡得逞,抬起谢翡小腿,帮他上药。
  顾方晏指尖温热,谢翡体凉,在接触的一瞬,像是被烫着般。而喷雾剂甫一接触伤口,生出的刺痛让他条件反射把腿拿开。
  “忍一会儿。”顾方晏握住他的腿,语气温和。
  “其实不用喷药。”谢翡皱着眉,小声说。
  “一个国庆都金鸡独蹦过去?”顾方晏把喷雾瓶放在身后的茶几上,眼皮缓慢向上拉开,抬起明亮的、清透的浅琥珀色眼眸,定定凝视谢翡。
  谢翡别开视线:“就是被撞了一下,睡一觉就好了。”
  “在梦里好。”顾方晏语气凉丝丝的。
  谢翡忍不住提自己辩解:“我恢复能力很强的。”
  顾方晏给了个“哦”字。谢翡觉得,如果用文字表达,他可能只会给个句号。
  顾方晏转身收拾医药箱,又去厨房把谢翡踢飞的那只拖鞋拿过来。谢翡坐在沙发上晾脚,打开常聊的微信群组,发现里面有人吐槽雨下得好大。
  “外面下雨了吗?”谢翡疑惑抬头。
  “下了估计有一会儿。”顾方晏说着,走到落地窗前,轻轻推开半扇。
  雨幕漆黑,唯有靠近室内光源的一侧能够看清,窗玻璃外的地面全湿了,阶下花叶根本盛不住水,滴滴答答往下落。
  “你怎么都不告诉我。”谢翡嘀咕一声,心说要想回去,得问顾方晏借把伞,结果这念头一出,雨哗啦一声落大了,跟往地上砸豆子似的,响得吓人。
  “这是下雨吗?这是在泼水吧!”谢翡目瞪口呆,打消了现在回去的念头,“我等雨小了再回去好了。”
  “开车送你。”顾方晏合上落地窗,偏头看向他。
  “别,我哥身上有雷达。”谢翡不假思索拒绝。
  顾方晏眯了下眼,没有说话。
  谢翡的习性就跟猫一样,初到一个地方,会戒备、警惕,表现出的便是格外礼貌,但一旦熟悉,就会原形毕露。便如这会儿,和顾方晏说完,他就跟条咸鱼似的倒下了,和刚进门时背挺笔直、坐姿端正的判若两人。
  顾方晏塞了个抱枕给他,上楼取了本书下来。
  “顾哥,可以借我一张纸一支笔吗?”谢翡玩了会儿游戏,终于记起这趟出来的目的找灵感写歌的。
  半分钟后,他从顾方晏手里接过纸笔,这位好心人还给他拿了块垫板。
  谢翡懒洋洋坐起来,套上耳机,盘着腿,把垫板垫在抱枕上,低垂眉眼,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但他并不安静,一旦卡壳,就会忍不住找顾方晏说话。
  第不知道多少次停笔,谢翡缓慢朝顾方晏挪动,问:“顾哥,你假期打算怎么玩?”
  顾方晏看的还是上次那本砖头,谢翡说话时,他刚好翻了一页,抬起头:“还没安排。”
  “哦……”谢翡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笔。
  顾方晏看出他是思路不顺,来找他聊天蹭灵感的,便顺着他的话问:“你呢?”
  谢翡回答:“体检,看房子,搬家……还有写歌。”
  答案令顾方晏意外,在他的认知中,谢翡不是坐得住的人。
  “不出去玩?”顾方晏不由问。
  “这可是国庆长假,大半个中国的人外出放风,哪儿都是密密麻麻一片脑袋,简直要窒息了好吗。”谢翡“啧”了声,语带嫌弃,“朋友圈里景色最美。”
  他们俩又聊了些别的,谢翡还破天荒看了两页他不感兴趣的俄国史当然,看的是里面的插画和照片。
  接着,谢翡挪回去,抓起笔在纸上继续写。
  他笔下传出沙沙的响声,时断时续,时长时短,但许久之后,这样的声音消失了。
  顾方晏起初以为谢翡是在发呆或者思考,后来觉得这样的安静持续得太久,转头一看,才发现他睡着了。
  这人侧躺在沙发上,拿顾方晏塞给他的抱枕遮住大半张脸。笔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纸上画着五线谱,已经写了许多行,但似乎不满意,都被打了叉。
  他的猫盘着尾巴睡在他头顶,发出浅浅的呼噜声。
  晚上九点半,落地窗外夜色深黑,方圆唯余雨声,谢翡睡得毫无防备。
  顾方晏垂眸看了他一会儿,放下书、起身过去,伸手碰了碰他脸颊,轻声问:“去房间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