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陈滩旧梦 第91章

作者:梁阿渣 标签: 甜文 欢喜冤家 种田 古代架空

众人轮流来逗,那小狗也不怕人,耷拉着耳朵摇头晃脑地舔人的手指。

林瑯喜欢狗,这下把狗接了过来搂在怀里:“你在哪儿捡的?”

阿辞指了指馆子门口:“就那边晃悠——我还以为是你们养的。”

“那就先留着吧——有人寻的话再还他们,没人寻就是我的了!”林瑯毫不收敛爱狗之情,喉咙里挤出些怪腔怪调的声音,与怀中小狗调笑。

这边唐玉树从后厨里出了来,把装着五十两银子的钱囊还给阿辞。

阿辞问他:“诶?……你们有钱了吗?”

唐玉树不太会撒谎,涨红了脸,笨拙地结巴道:“有……有了。”

“别逞能!你们有了钱,也不用急着还我——馆子里用钱的地方多的是,先留着,富余多了再还我也不迟。”

被骗了却还在那厢替他们做打算,阿辞还真是个好姑娘。林瑯在一侧听了羞愧,抬头道:“没事没事……我们不缺了,谢谢阿辞。”

边说边瞥了一眼唐玉树,只见唐玉树也正瞪着他看,又吓得埋下了头去逗小狗。

——“哎呀!”

却被小狗给咬了一口。

唐玉树吓了一跳,跑过来着急地查看:“咬伤了没咬伤了没——顺儿快去找大夫!”

林瑯赶忙伸手示意自己无恙:“没事没事,只是破了点皮而已……这小乳牙,哪能把人给咬伤了!——顺儿快回来别去了!”

无意间却见阿辞盯着自己看,林瑯回看她。

阿辞开口笑说:“林瑯?老实交代——最近是不是欺负玉树哥了?”

唐玉树警惕地转头看阿辞,额边都有点冒冷汗了,心想这姑娘难不成已经知道了全部真相?

林瑯心虚地笑:“没有没有……”

“那这小狗怎么偏偏咬你?”

恰有客人催促结账,林瑯才得以夺过阿辞的审讯,说了句“哎呀我去忙……”便把狗塞给唐玉树就跑了。

唐玉树抱着那小狗,有几分疑惑:“为啥子说他欺负我了?”

阿辞解释道:“很久前的事了——林瑯发过誓,他若再欺负你,就要被狗咬的。”

路过的陈逆听了也笑:“林少爷发的誓若有用的话,恐怕早被恶犬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众人说笑罢,便四散了各自忙去。

之后的生意一如前几日般红火。

林瑯定好的阴阳锅到了之后,唐玉树在王叔的指导下也学会了煮些清单的汤头;两味的锅子出来了,口口相传一遭,馆子生意便又更火爆了起来。

接连忙到正月十四那日,林瑯终究又撑不住了:“索性我们往后每隔七个日头便休一次业吧!”

送走晚上最后一波食客们,另外三个也早已疲惫不堪。

没有人投反对票,林瑯在账台上铺开了纸,挥笔写下明日休业的告示,吩咐顺儿和陈逆去馆子外贴了。

丑时初才躺下的。

枕了唐玉树的胳膊,林瑯闭了眼揉着太阳穴。

唐玉树看到他的动作,关切道:“累了?”

林瑯接着话茬撒娇:“嗯……浑身发酸——屁股坐得疼。”

唐玉树心疼他,赶忙伸手去揉,却被林瑯红着脸躲开了:“你摸哪儿呢?!”

唐玉树才反应过来,也迅速抽回手。可手抽回不过一刹,唐玉树又觉得不对,只把眉头一压,抱怨道:“我咋个还不能摸你了?”

林瑯看着唐玉树恼着一张脸,觉得好笑,故意调侃他:“当然不能!”

唐玉树急了:“为啥子?”

林瑯搬出一套道理来故意揶揄他:“不能就是不能——那你且说说,你是我什么人?——说到头,那也只是换帖兄弟。是兄弟而已,哪有伸手摸人的道理?”

唐玉树以为林瑯不认账了,急得翻身把林瑯压在身下:“不只是兄弟!”

林瑯得了乐子,继续激他:“口说无凭——怎么证明我们不只是兄弟?”

唐玉树把林瑯的里衣一把拉下:“我现在就证明!”

把唐玉树一顿哄,终于哄来这初次的云雨。

林瑯虽嘴上风流,可心里着实有些怯意。只把眼一闭,任唐玉树又扯开自己的腰带。

林瑯感受着唐玉树的动作,觉得自己如同即将入境一场从未体验过的绮梦。心头正生欢,腹部却滴答滴答地落下一点一点的温热的触感。

林瑯睁了眼,只看见唐玉树光着膀子却掩着口鼻。

被抹成一片的殷红血色,在他手背上触目惊心地晕开。

☆、第五十回

第五十回温语间相续陈滩梦 笑谈里互望少年人

这场虚惊差点把林瑯吓到魂飞魄散。

结果这次大夫连药方子都没开,只笑着对林瑯道:“你且不必担心,丁点儿问题都没有。之前颅中的淤血早就化干净了,现在唐公子结实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