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被迫成为反派头号目标 第36章

作者:正萌君 标签: 系统 推理悬疑

  那天在情侣酒店,他就在梁执睡觉后查看了他手机,知道了他通知沈光明的事。
  那时候他明白杀死梁执的日子又要往后移了。
  所幸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现,沈权发现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恼怒。
  沈光明这会是真觉得他哥对梁执是认真的,而梁执同样如此,对方的口供是陆一枫绑架了沈权,逼他用电击棍弄晕自己。
  这起事件,看起来就是陆一枫和两人有仇产生的杀机。
  可是沈光明不明白陆一枫的动机,审讯时候对方一直不说,关于沈权喉咙割伤这点却一直强调是对方自己做的,就是想诬陷。
  没有人会相信陆一枫的说法,因为沈权差点就死了。
  谁会堵上自己命做这种事,多大仇?
  沈光明起身打开保温桶盖子,温和道:“这是妈特意给你炖的鸡汤,你喝点。”
  沈权唇色带着失血过多的惨白,他道:“先放着吧,我现在没什么胃口。”
  “好。”沈光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沈权了解沈光明,对方一露出这个表情,一定是因为某人。
  沈权又开始用手机输入文字:爸那边什么态度?
  沈光明道:“他虽然有些生气,但不会像上次那样怀疑你,陆一枫的审讯由他负责。”
  沈权了然,陆一枫和沈父年轻时候就相识,相比可有可无的儿子,好友的杀人行为更令对方在意。
  这时进来一名医生,沈光明起身,客气的询问:“医生,我哥的伤口情况怎样?”
  医生带着口罩,他道:“少说话可以恢复得更快。”
  沈光明知道医生不是在针对他,可还是为刚才自己急着询问情况而感到愧疚。
  他转身对沈权道:“哥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
  沈权点了点头,在沈光明离开病房后,他看向一旁的医生道:“你是谁?”
  沈权住的是单人病房,他的伤还不至于让一名医生来特意慰问。
  尤其是这名医生的眼神让他觉得很熟悉。
  医生摘下口罩,露出一张十分普通的脸,你甚至无法从这张脸去推测他的年龄,只能从眼角细细皱纹得知他并不年轻。
  “你何必为了一个小角色把自己弄得这么难看呢?”
  对方的声音很普通,可就是这样的声音却唤醒了沈权最不愿回忆的场景,他攥紧被单,声音有些不稳:“我以为你打算在医院待一辈子。”
  胡平凡笑了笑,他长得普通,笑起来只能形容憨厚,任谁都不能想到,这个看起来丢在人群就找不到的平凡脸,就印在警局发布的A级通缉令上。
  胡平凡抓过椅子坐下道:“待得太久身子都生锈了,何况某人找我这么多年,再不出来恐怕得发疯。”
  他鼻子动了动,注意到旁边的鸡汤,眼眸一亮:“香啊,让我尝尝。”
  他的手伸到半空被沈权抓住,后者沉着眼道:“不许碰。”
  胡平凡挑眉道:“为什么?我又不是不给你留点。”
  “那是我妈煮的,你不许喝。”沈权的手渐渐用力。
  胡平凡的手腕发疼,可他面容不显,反而笑问:“你这样我就懂了,我不喝,你也不会喝对吗?”
  沈权沉默。
  胡平凡打量他神色道:“你不会还对那老女人心存依恋吧?别忘了你当年在医院那些年她从未来看过你,还有你这次受伤就托人送鸡汤过来,假惺惺。”
  “够了。”沈权受不了胡平凡的鼓噪,“你如果没有其他事就滚。”
  最后一个字似乎惹恼了胡平凡,他反手扣住沈权的手,起身压制住沈权,另一只手掐着沈权被绷带包扎的脖子。
  沈权只是在前面下意识的反抗,但是他刚受伤的身子没有多少力气,很快就放弃抵抗,冷冷盯着上方的胡平凡。
  胡平凡的神情比沈权的还冷上几分,这时他多了一股上位者的气质,脸显得不平凡起来,他勾起嘴角道:“我教了你这么多东西,你通通不用,反而玩起自己命来,厉害呀。”
  沈权脖子被掐得一阵阵剧痛,他脸上血色褪尽,可骨子里的傲气不减半分,他像是欣赏着胡平凡生气模样,微笑道:“事实上我成功了,不是吗?”
  “最成功的报复是要活着看到仇人痛不欲生的模样,我不希望你玩命玩上瘾,最后把自己命搭进去。”胡平凡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他松开手,重新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沈权。
  “你最近和杀人网站的第一目标很亲近,拿他作为第一次杀的人,确实挺不错的。”胡平凡态度和蔼,变脸的速度堪称一绝,“但是也不要太亲近了。”
  他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一段小距离,道:“心与心的距离起码得保持这么多。”
  沈权道:“你是怕我下不了手吗?”
  “不,我是怕你爱上他,那样在杀了他之后,你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目标,那样作为杀手是很苦恼的事情。”胡平凡皱着眉,像是真的很替沈权思考的模样。
  沈权眼前阵阵发黑,他闭上眼,懒得再理会胡平凡。
  胡平凡见沈权“闭眼谢客”,整理了一下身上发皱的白大褂,他道:“走了。”
  说完他也没理会沈权会不会回应,开门走了出去。
  他慢悠悠行走,走廊时不时会有病人或者病人家属经过和他打招呼。
  “陈医生好。”
  “你好。”
  “林医生你吃了没?”
  “吃了。”
  “苏医生我老公昨晚睡觉又说疼得厉害。”
  “我待会让护士开点止疼药过去。”
  短短不到十分钟,胡平凡就被人误认为不同医生,他显然习惯这种被人错的经历,淡定的糊弄下去。
  这时他看到正前方急匆匆跑来的青年,医院走廊不宽,对方愣是跑出百米冲刺的气势。
  胡平凡故意没有避让,被青年撞到了肩膀。
  梁执从警局出来就急着来医院看沈权,撞到人后他立刻道歉:“啊!医生不好意思!我有朋友住院,我有点着急……”
  “没关系。”胡平凡趁这个机会打量梁执。
  梁执得到谅解后又连声说了两句谢谢,然后就快步走开。
  胡平凡目送梁执的身影,这个杀人网站第一目标还真是没什么特别的,又或者对方有什么特质是无法第一眼看出?
  不过他没有深思下去,管他是什么人,迟早是个死人。
  胡平凡把脱掉的白大褂随手搁在椅子上,这回他走着没有人再把他当做医生拦住咨询。
  梁执打开病房门,走进去看到沈权闭着眼。
  他放轻脚步,以为沈权是在休息,结果走近才看到沈权脖子上伤口裂开,绷带被血染红,脸色虚弱得几乎透明。
  他立刻按下呼叫铃,很快医生带着护士们进入病房。
  梁执被赶到门外,在关门的一刹那,他看到那染成红色的绷带被拆了下来,护士的手套都被染红。
  他的心颤了颤,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梁执对系统道:“伤在他身,痛在我心!”
  系统:“……”我要吐了。
  当时梁执醒来后得知沈权受伤,恨不得立刻冲到审讯室把陆一枫杀了解恨。
  冲他来就算了,还想对他的主角下手,太没有作为反派的自觉了!知不知道主角必须活到终章啊!


第35章 【我和作者比命长】
  医生重新为沈权伤口进行包扎, 出来后嘱咐梁执:“尽量别让病人说话和动作幅度太大, 另外饮食方面准备些容易吞咽的流食。”
  梁执点点头,医生和护士离开后他问系统:“流食有哪些?”
  系统宛如活百度:“各种汤和水,或者用米煮出来的稀饭。”
  梁执听完就在手机外卖找了一家卖粥的, 下订单并在备注里提了具体要求。
  他进入病房,意外看见沈权醒了,对方坐在病床, 听到开门声音作势要转头。
  “别动!是我。”梁执出声阻止沈权的动作,走过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沈权刚才在医生为他包扎时候疼醒过来, 他目视前方道:“是你帮我叫的医生?”
  “嗯, 你刚才样子把我吓到了。”梁执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
  “谢谢。”沈权实在不知道该和梁执说点什么,只希望对方快点离开。
  只可惜梁执听不到他内心想法, 他道:“不客气, 我们又一次共患难, 光明那边忙, 我会待在医院照顾你的。”
  “……”沈权感觉脖子又在隐隐作痛,但是他坚持通过发声来表示拒绝,“我伤得只有脖子, 不需要人照顾。”
  “那怎么行!不管怎样你都是病人!”梁执怎么可能放弃和沈权单独相处的机会,他还想通过细心照顾在沈权面前多刷刷好感。
  如果系统有好感值数据,大概沈权对梁执好感是负数。
  沈权暗暗攥紧被子,想象攥着梁执的脖子一样,他深吸一口气,渐渐冷静下来, 他道:“陆一枫那边情况怎样?”
  沈光明不说,他只好通过梁执口中得知信息。
  梁执只当陆一枫对他的杀意是因为体质问题,关于杀人网站的事他是丝毫不知情,所以他道:“我来的时候陆一枫还在审讯室,我也不知道他交代了什么,其实他是针对我,沈哥你只是被连累的。”
  沈权转头打量梁执表情,怀疑对方知道了杀人网站的事情:“你凭什么认为陆一枫针对的是你?明明被先绑架的是我,你只是为了找我才被陆一枫伤害。”
  梁执面上哑口无言,但他此时还在心里佩服沈权:“不愧是主角,思维逻辑真强啊……”
  系统:“……”梁执真不愧为炮灰,这世界的凶手要都是他这智商,警察抓人都不需要证据,对方开口就是漏洞。
  梁执不知道他在系统心目中形象如同聊爆的狼人,他还是编了一个理由:“因为你和陆一枫并不认识,他没有理由针对你不是吗?而我和他因为工作关系天天见面,我想他早就对我不满了。”
  “不过我心里也有想不明白的地方,他明明想杀我的,怎么会先对你动手呢?”梁执此时还没有从沈光明口中知道沈权说明的经过,还以为沈权的伤是陆一枫下手的。
  沈权收回了怀疑的心思,梁执不可能知道杀人网站的事情,否则对方早就报警,申请警方保护。
  沈权敷衍的说了句:“可能是想把我们都干掉吧。”
  “有道理。”梁执还做出一副佩服的表情,仿佛沈权做了相当了不起的推理。
  沈权目光放空,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让梁执消失在人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