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www.dmxs8.org, dmxs.org已停用

被迫成为反派头号目标 第52章

作者:正萌君 标签: 系统 推理悬疑

  “没事,小南的智力停留在5岁,只要我们耐心哄一下就好。”沈权此时的说话语气温和又稳重,这让梁执想起最开始见到沈权时候,对方面上就是挂着一张微笑的假脸,对待人热情温和。
  梁执注意到护士眼底溢出来的喜爱,老实说他相当理解,毕竟在这里的病人都是精神上有问题的,平时沟通管教十分麻烦,有沈权这么个长得好看还十分正常的病人,简直是黑夜里的萤火虫,出众,难以忽视。
  护士道:“跟你透露个好消息吧,王医生说你的病情得到控制,通知了你的家人今天来接你。”
  “真的吗?太好了!我很想他们。”沈权很高兴的说道。
  梁执心里打了一个寒颤,老实说他认为沈权是很高兴能出去,但是后半句的想念家人绝对是假的。
  谁能原谅把没病的自己送进精神病院的家人啊。
  护士之间都清楚这个消息,随后陆续有人和沈权告知这个好消息,甚至还有年轻一点的小护士,含羞带涩的透透递给沈权一张小纸条。
  沈权微笑接过,转身进入病房后就把纸条丢进厕所的马桶,把人家少女情怀冲到下水道去。
  通过镜子梁执终于看清了沈权,这时候的沈权成长为一名少年,只是那张本该露出青春阳光的脸上却是满满的阴郁。
  沈权低头洗脸,重新抬起头时又变成一副温和模样。
  他坐在病床上,没一会就有护士带他前往王医生所在的诊室。
  梁执能从沈权略微急促的步伐感觉到对方再怎么故作成熟,实际他还是藏不住内心的喜悦。
  梁执知道眼前一切是过去式,但是他还是不自觉的为沈权感到开心。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沈权也是。
  沈权被带到一个手术室,里面都不是他所熟悉的人。
  他后退一步,门却被护士关上了。
  护士按着他的肩膀安抚道:“不用怕,在你出院前,我们需要在你脚上安装发电脚铐。”
  梁执这时问系统:“发电脚铐啥玩意?”
  系统道:“可以通过遥控机对携带脚铐的人实施电击,一般用在精神病和犯罪者身上。”
  沈权不知道发电脚铐是什么,可是他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摇头道:“为什么,我的病情不是得到控制了吗?”
  他对护士道:“让我见医生和我的家人!”
  护士的眼里带着一种公事公办的疏离,她道:“带上脚铐后你就能去见他们了。”
  沈权沉默了,沉默得让梁执以为对方会爆发。
  但最终沈权只是平静的问了一句:“让我带脚铐经过我家人同意了吗?”
  护士道:“这种情况自然需要家属同意。”
  “好,那就带吧。”沈权主动躺到手术台上,他的态度比任何一个精神病人都要配合。
  这让护士和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需要使用强制手段,他们用上束缚绳时的动作也轻柔不少。
  沈权没有闭上眼,眼睛直愣愣盯着手术灯。
  梁执的视线跟随着沈权的视角,这道光实在是太刺眼了,刺眼的让人想流泪。
  只听到咔擦一声,梁执想应该是脚铐安装好了,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绑住沈权,
  结果下一秒对方的话让他炸了。
  “我们需要测试脚铐电力是否正常,希望你可以配合。”
  “现在,开始。”
  梁执拥有的只有沈权视角,他不知道对方多痛,但是眼前的视线开始剧烈晃动,他知道沈权有多痛。
  梁执几乎不想再看下去了,他道:“为什么不让我穿到这个时间点,我他妈把这群人都枪毙!电击测试凭什么往人身上试验!这分明就是故意折磨沈权!”
  系统永远比梁执清醒:“一切都过去了。”
  沈权的视角覆上了一层水雾,但很快又消失,他甚至没有惨叫,只是偶尔受不住了发出一声闷哼。
  发电的医生道:“电力正常。”
  随后沈权身上的绳子被解下,一旁的护士想扶他起来被拒绝。
  沈权望向为他安装发电脚铐的医生,道:“这么先进的设备,一般都需要经过严格的测试才能给人使用,尤其是精神病患者,对吗?”
  医生不懂沈权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点头道:“是的,所以你不用担心脚铐会带来生命危险,电力最高只能让你失去意识。”
  只有梁执听明白沈权话里的意思,对方显然也意识到医生的不对劲。
  沈权忍不住轻笑一声。
  但他刚遭遇痛苦的电击,此时一笑反而让身旁的护士和医生觉得他精神上确实有问题。
  沈权没有在意他们异样的视线,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乎了,他走到护士面前,温和道:“可以走了吗?”
  护士不自觉的退了一步,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沈权的表里不一。
  沈权到了王医生的诊室,他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沈父,对方给人带来的压力和气场还是那么强大,仿佛是一座永远不会崩塌的高山。
  只是这座山,最先压倒的却是自己的儿子。
  沈父同样打量沈权,眼底没有多年未见的感慨和想念,大概是这些年王医生不断和他讲述沈权病情的难以控制,此时的他甚至带上了审视犯人时用的目光,他道:“把这身衣服换了。”
  沈父身边的沈光明这时走过去,将袋子递给沈权,他的目光满满都是好奇和探究,他道:“哥,这是你的衣服。”
  沈权接过衣服,当着众人的面把新衣服直接往身上套,看上去不伦不类。
  沈光明此时还是一名14岁的少年,他将疑惑说了出来:“你怎么不把病服脱掉在穿衣服啊?”
  沈权道:“我这是为了提醒自己,就算我出院,可本质上还是一名病人。”
  他的视线停留在沈父那张威严的脸上,这番话像是对着他说一样:“你觉得我说得对吗?沈警官。”
  沈权在称呼上还是暴露了内心压抑的愤怒和怨恨,他无法再把对方当成一名父亲对待。
  冰冷的脚铐仿佛在嘲笑他不久前最后的一点点期盼。
  沈父眼底略过一丝凌厉,这时王医生道:“沈权的情况沈先生你都清楚了,请一定要耐心疏导,时间长了一定能和正常人一样。”
  沈父没有再看沈权,而是转头对王医生道:“谢谢医生。”
  之后他们离开医院,在门口时,沈权回头看了一眼医院。
  梁执不知道对方此时在想什么,但在这里对方没有拥有过美好的回忆。
  这时一名护士从远处跑了过来:“等等!”
  沈权认识这名护士,便在原地等对方。
  护士在沈权面前停下,将手里的书递过去道:“这是你的书吧,别忘记带走。”
  沈权接过书,上面是他所熟悉的名字。
  百年孤独。
  沈权朝护士微微弯腰致谢,随后转身,上了离开的车。
  他没有理会一直在偷瞄他的沈光明,而是翻开书的第一页,上面有一行字迹,之前还没有,是胡平凡留下的。
  【你觉得孤独吗?】
  孤独。沈权在内心回答了对方这个问题。
  梁执还在剧情里为沈权的遭遇难过时,现实再次发生了不可控事件。
  沈权行驶在一条没有路灯的街道时,不小心和一台经过的车发生了摩擦。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街道很宽,对方的车更像是故意和他撞上似的。
  对方下车走到他车窗前敲打,骂骂咧咧的模样让沈权准备下车和对方商量私了。
  刚下车,他就听到车子另一边传来车门打开的声音,他转身一看,是段正颜。
  段正颜带着帽子,挡住了显眼的发色,他手里拿着刀,抵在闭眼的梁执脖子上,朝沈权笑道:“配合一下,跟我走吧?”
  沈权目光冷了下来,没有回应。
  段正颜完全不在意被他无视,又道:“我查了一下你,你有反社会人格,还被亲生父亲大义灭亲送到精神病院治疗了8年,我要是在这里杀了梁执,恐怕你那位父亲会觉得是你动手的吧?”
  他还用刀身拍了拍梁执的脸颊:“而且你家这位怎么是这副模样,该不会是你把他弄晕了,正准备把他带到哪个荒山野岭埋了吧?”
  沈权没想到对方的目标会是他,更没想到对方拿梁执作为威胁。
  “你说的没有错,我就是打算把他杀了,所以你拿他威胁我不是很可笑吗?”沈权问。
  “哦?那我替你动手如何?”段颜正握刀的手微微用力,锋利的刀刃划破皮肤,一丝鲜血从梁执脖子流下来。
  沈权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神十分漠然。
  段颜正停了下来,似乎有些苦恼道:“看来你真的很冷酷啊,那你是不愿意和我走咯?”
  “不。”沈权说,“我可以和你走,因为我很好奇你想利用我做什么。”
  段颜正保持的微笑有一瞬间冷淡,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但他很快道:“只要你愿意配合,我可以告诉你原因。”
  沈权道:“好,那现在可以把碍事的东西丢了。”他指的是梁执。
  段颜正挑眉:“那不行,他醒来要是看不见你肯定会报警。”
  沈权道:“我会发消息给他,确保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段颜正刚想答应他,只是这时候五分钟一到,梁执回到了现实。
  梁执感觉到脖子一阵刺痛,睁眼就发现自己受制于人的情况。
  梁执不由得对系统提出异议:“你就不能在我遇险时给我提个醒吗?我真怀疑下次我再从剧情里回来只剩下个身体了。”
  系统老神在在道:“你不本来就只有一个身体吗?”
  梁执:“???”
  梁执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和系统抗议几句还能做什么,上次是被枪抵住脑袋,这次换做刀,炮灰命真不是命,作者一需要剧情就拿他的命顶上。
  梁执觉得这时候可以对着沈权来一波深情告白,他道:“沈哥你快走,不要管我!”
  沈权:“……”
  本来梁执以前看觉得这种话挺尬的,但是由自己说出来那是相当感人肺腑,他觉得沈权要是不感动简直不是人!
  “只要你没事……我怎样都行……”梁执这一刻演技惊人,眼眶红了。
  系统震惊梁执能昧着良心说出这句话,要知道梁执可是为了让它多给几条命而喊爸爸的人。